:::

喜宴:華人社會中的社會資本運作場域

 

 

 

 

喜宴:

華人社會中的社會資本運作場域

 

傅仰止    陳志柔  林南

 

 

 

—、硏究目的及內容

本硏究探討華人社會婚禮喜宴中的社會資本如何運作。由於喜宴這項重要的生命事件讓人得以重溫、確認個人網絡的範圍及成員關係,新郞、新娘雙方家長都謹愼評量邀請對象,受邀的親朋好友也愼重赴宴致禮;婚宴主事者通常還特地安排德高望重的熟識者來擔任婚禮的證婚人。喜宴中的賓客和證婚人見證雙方家庭藉由新婚夫婦, 結合各自的社會網絡與社會資本。

本硏究計畫由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資助(計畫編號:

RG005-D-'Ol),並由執行單位中央硏究院社會學硏究所補助部份經

*作者爲中央硏究院社會學硏究所硏究員。* *  作者爲中央硏究院社會學硏究所助理硏究員。


費,進行兩年硏究。第一年硏究以面訪問卷調査爲主要工作。面訪調查以每個婚禮爲單位,收集台灣和中國大陸兩個華人社會喜宴所涉


及的社會聯繫資料。硏究重點在探索尋覓及邀請證婚人的過程如何, 受到那些機制左右。這些不同當事人的抉擇機制,又如何反映出華人社會中運用社會資本的重要原則。另外本硏究也與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系賴蘊寬GinaLai)敎授合作,在香港進行相同架構的調查訪問, 以期日後能同時針對港大陸三地華人社會從事比較硏究。

面訪調查的主要內容除了男女雙方及主要家人的基本特徵外,另外針對若干重要人物的特色做記錄。分析焦點預定爲喜宴中的基本社會聯繫狀況,包括兩大項:(1)喜宴的基本狀況,包括喜宴形式、參與來賓及規模等;(2)喜宴貴賓的社會地位、和邀請人之間的關係等。這些不同當事人的基本特徵,預期能夠反映出喜宴中社會聯繫及人際關係的基本面向,尤其是雙方關係之親疏遠近,以及當事人社會地位尊卑之考量。

 

面訪調查過程及結果

第一年硏究期間所完成的面訪問卷調查分爲以下兩地區簡述。1.台灣

由於本計畫在正式開始前,已經在台灣中北部地區進行了前測訪問(面訪48對新婚夫婦),也完成了全台灣的電話調查,所以得以在計畫初期設計完成正式面訪的問卷。問卷的預試於2002929日至105日期間,在台北巿南港區東明里、台北巿文山區興家里、苗栗縣苗栗市恭敬里三地進行,共完成16份訪問。正式訪問則於1027日至128日間進行,共收集完成有效問卷436份。預試及正式訪問皆由中央硏究院調查硏究專題中心協助執行。

正式面訪調查的受訪對象,限定於在台灣地區境內設籍,並在訪問的前一年度(2001年)期間辦理結婚登記者。訪問地區採取2002


「台灣地區社會變遷基本調查」(簡稱「變遷調査」)第四期第三次調查的抽樣鄕鎭。抽樣過程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採取變遷調査長期採用的抽樣架構,將全台灣所有鄕鎭巿依不同的功能分爲十個類型,刪除山地鄕鎭、坡地鄕鎭後,依據等距抽樣原則抽出15個鄕鎭巿(院轄巿抽取區),再從中各抽取兩個村里,作爲抽樣底冊。

第二階段則依上述條件,抽取各村里中新婚者作爲訪問對象。如果同一鄕鎭巿區的兩個村里新婚對數合計未超過60 ,則在該鄕鎭巿區另外抽取一個村里追加訪問。依照這個原則,首先抽出33個村里、預定受訪對象900名。

由於面訪問卷的結構組成特殊,需要訪問的對象除了受訪者之外,另有配偶、證婚人、聯絡人等,訪問倍加困難,加上許多預定受訪對象並不住在原來登記的戶籍地,所以訪問初期未能達到預定完成訪問的樣本數(300)。訪問期間於是另行追加抽取樣本,最後總計訪問18個鄕鎭巿區的58個村里,抽樣名冊中的人數達1670名,最後完成份數爲436 o

抽樣是依據戶籍資料,但是受訪者接受訪問的地點未必是戶籍所在地。由於本硏究以喜宴作爲主要的硏究單位,所以舉行喜宴的地區成爲核心變項。總計436對受訪的新人當中,有406對舉行了喜宴。喜宴的分佈地區比抽樣名單的分佈更廣,甚至包括台灣境外(表1)2。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的面訪問卷調查同樣包括預試及正式訪問兩階段,爲了和高度都巿化的台灣比較,中國大陸地區的樣本取自上海等五個大型都會城巿。預試於20031月上旬執行,在每個城巿各調查3份長卷和3份短卷,共完成30份。調查內容以台灣問卷爲藍本,依大陸實際狀況略作修訂。


1台灣正式調査樣本抽樣份數及舉行喜宴地區分佈

 

地區

抽樣總份數

完成訪問者在該縣巿舉行喜宴份數

台北縣

240

46

桃園縣

210

82

新竹縣

0

1

苗栗縣

150

16

台中縣

0

2

南投縣

150

34

彰化縣

0

0

雲林縣

111

8

嘉義縣

0

2

台南縣

149

54

高雄縣

120

51

屛東縣

0

2

宜蘭縣

150

34

花蓮縣

0

1

台東縣

0

3

台北巿

270

33

高雄巿

120

18

大陸地區

8

國外地區

11

未舉行喜宴

30

口     口 T

1,670

436

註:(1) 「抽樣總份數」指提供訪員前往訪問的名單內受訪對象總數。

(2)樣本依據戶籍所在地抽取,舉辦喜宴地區未必在戶籍地。

依據預試成果以及部份深入訪談資料,可以約略將大陸喜宴的類型分爲下列幾種:

(1)簡約型:同學、同事、朋友相聚,這類型的新人大都是外地人, 在這些大城巿中不辦正式喜宴,但是可能回家鄕時另行補辦。另一種


簡約型是只有雙方家屬相聚,尤其是新人之一遠從外地來這些大城巿工作者,通常在本地並沒有太多親戚可以邀請來參加喜宴。

(2)禮尙往來型:新人當中至少有一方在當地城市居住了三代以上,親戚多、社會背景複雜。新人父母通常參加過親朋好友的喜宴並且送過禮,因此爲自己子女辦喜宴,也期待他人禮尙往來。這種喜宴的客人較多,主要成員爲新人父母的親戚、朋友、同事、老鄰居等, 另外包括新郞或新婚的同學或同事等。

(3)社交商務型:主要指高收入家庭和事業有成者的喜宴,宴請對象主要爲社交朋友或商業夥伴,成員相對地複雜,形式偶爾模仿西方的敎堂婚禮。

依預試成果及實地田野訪談,中國大陸城巿地區的喜宴仍以第(2) 型居多。因此預試及正式調查的對象(長卷),主要集中在第(2)類的新婚夫婚。

在正式調查問卷中,刪除了台灣問卷有關主桌客人詳細資料的問題,主要原因爲大陸地區對「主桌」的概念與定義並不一致。例如, 上海居民將新娘新郞所在的桌定爲主桌,同桌者除了新人外就是未婚的伴娘和伴郞,並沒有雙方父母或其他長者。有些地方則是新郞新娘與各自父母分坐不同桌,招待各自的客人。另外,大陸地區對「證婚人」未必講究,甚至有受訪者表示沒聽說過「證婚人」一詞,認爲那可能是西方婚禮的時髦玩意。另外有人以爲雙方家長就是證婚人,但也有人的確請了位高權重者擔任證婚人,或者喜宴中沒有請證婚人, 但是安排了地位較高的來賓上台致詞等。

依照本計畫的原始設計,探究尋找及邀請證婚人的過程,將能揭示當事人(新人或父母)如何運用旣有的社會資本,在喜宴中彰顯鑲嵌於個人網絡中的社會資本。爲了配合大陸地區的喜宴習俗,則將這


種運用社會資本的例證放寬,不限於證婚人。例如,預試中以主桌來賓或主持發言者作爲代表。經過討論修訂後,在正式調查中則以下列題目作爲過濾標準:「請問所有請來的客人中,地位最高或最能夠爲喜宴增加光彩的人是那一位?」有關這位貴賓的聯絡人部分,則以下列問題過濾:「請問這位地位最高或最能夠爲喜宴增加光彩的客人是誰最先安排請來的?」因此,這位客人便代表新人家庭能動員到最高地位的社會資本,而「安排請來」的過程,也能夠涵蓋更大範圍,得以追問大部份動員社會資本的聯絡細節。如此修正,將作爲比較不同華人社會的重要考量。

正式調査的母體範圍包括從20025月到20033月期間登記結婚者。爲求樣本的就業身分更爲多樣化,依受訪者的職業採立意分層抽樣,將受訪者的按照「機關幹部」、「企業管理者」、「一般員工」、「三資企業管理者」以1 4 4 1的比例分佈抽取。問卷類型分爲短卷和長卷,正式調查的每位受訪者一律回答短卷(即基本資料、婚禮及喜宴資料、受訪者的位置網絡、新郞與新娘的日常生活網絡),凡是舉辦過喜宴的受訪者則回答長卷(另加問來賓的基本資料、聯絡人的基本資料、聯絡人和來賓的關係、聯絡過程、聯絡人的位置網絡)。

正式面訪調查預定從2003年的4月起執行,但是因於訪問地區的SARS疫情嚴重,無法如期進行。訪問工作延至7月起恢復,到10月完成五個城巿的調查,收集到513份有效問卷,包括長卷341份,短卷172份。

 

初步發現

依據正式面訪的初步結果,台灣和中國大陸兩地的喜宴概況呈現若干明顯差異。在台灣所有受訪新人當中,有九成以上在結婚時舉行


調査硏究計.畫簡介153

過喜宴,大陸則只有四分之三辦過喜宴(表2)。辦了喜宴並且有證婚人在場的比例也不同:47.9%的台灣新人邀請了證婚人,大陸則佔40.1% 。不過因於大陸的面訪後期以「有沒有證婚人或致詞者等貴賓」作爲挑選訪問對象的條件,所以上述百分比應屬明顯高估。不同華人

 

2已完成面訪調査之喜宴槪況摘要(20039月止)

台灣                      中國大陸


開始調查年月                           2002.10                    2003.7

[預定]結束年月                         2002.12                   2003.10

成功樣本數                                 436                       312

舉辦喜宴樣本數                             406                       237

舉辦喜宴比例                               93%                       76%

有證婚人之喜宴比例                       47.9%                     40.1%
喜宴規模

平均桌數                               32.8                      17.4

最少桌數                                   1                         1

最多桌數                                131                        90

平均賓客數                               319                       186

最少賓客數                                10                        11

最多賓客數                            1300                     1,200

每桌平均花費                        5 888                       815

每桌最少花費                             350                        10

每桌最多花費                          16,000                     2,300

1 o Pi fsi 0.

9 4 15

• . 1

平均發出帖數                             351                       110
最少發出帖數
最多發出帖數

平均收入禮金 32 最少收入禮金 0.9 最多收入禮金 180

註:(i)中國大陸資料包括上海等三個城巿,另有兩個城巿正進行處理中。

(2)金額數分別爲台幣和人民幣。1元台幣約等於0.25元人民幣。


社會中的證婚人現象有何不同,將是比較喜宴中社會資本運作方式的重要方向。

初步面訪結果另外揭示台灣和中國大陸兩地喜宴規模有明顯差別。總括而言,台灣喜宴的規模較大、邀請與赴宴的平均賓客數較多。

例如台灣喜宴的平均桌數約33,大陸約17桌。台灣每個喜宴平均發出邀請351張邀請帖,平均有319人赴宴;大陸則平均只發了 110張帖但是平均有186人赴宴。至於每桌花費及平均收入禮金,則因各地幣値及物價水準不同,難以直接比較。但是各地內部不同喜宴之間的差異,將有助於區辨不同新人或新人父母的社會資本及其潛能。

Calendar

« October 2020»
MonTueWedThuFriSatSun
   01020304
050607080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