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87
研究紀要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
設計及基本統計✽
林常青✽✽ 陳恭平✽✽✽ 黃國昌✽✽✽✽ 游雅婷✽✽✽✽✽
摘要
本文主要介紹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制度與行為研
究專題中心在2011 年所執行的「台灣人民法律紛爭解決行為模式的
實證研究調查」計畫的設計方法及基本結果。該計畫是台灣首次對人
民就「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的態度及處理方式所進行的大規模面
✽ 作者衷心感謝Masayuki Murayama、Pascoe Pleasence、于若蓉及章英華四
位教授在問卷設計過程中所給予的極大協助。我們同時也感謝王泰升、楊
文山及關秉寅三位教授的意見,中央研究院的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在研
究人力及資金上所提供的幫助,以及調查研究專題中心的成員的付出。最
後,感謝游毅然、陳柏全、黃耀民、吳佩諭及楊春暉幾位助理在研究過程
中所貢獻的心力。
✽✽ 國立成功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E-mail: ever@mail.ncku.edu.tw,台南市大學
路1 號,06 –2757575 分機 56328。
✽✽✽ 通訊作者。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兼主任,E-mail:
kongpin@gate.sinica.edu.tw,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 128 號,02–2789
8160。
✽✽✽✽ 立法委員。論文寫作期間為中央研究院法律所研究員及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
心合聘副研究員,E-mail: kcwin2016@gmail.com,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
段 128 號,02–26525419。
✽✽✽✽✽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人員,E-mail: yyating@gmail.
com,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 128 號,02–27898144。
88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訪。雖然面訪設計和先前各國面訪類似,涵蓋了整個受訪者在紛爭處
理過程及其結果的經驗,但也包含之前所忽略的一種重要面向,即受
訪者的法意識。這讓我們可以研究人民的法意識如何影響紛爭處理的
行為,以及紛爭經驗是否影響法意識。最後,我們探索遭遇問題者會
踏出紛爭解決的第一步—尋求諮詢及協助—的主要影響因素。
關鍵詞: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法意識、尋求諮詢、紛爭處理、調解
The Research Design and Methodology of the 2011 Civil
Justice Survey in Taiwan
Chang-Ching Lin, Kong-Pin Chen, Kuo-Chang Huang, Ya-Ting Yu
ABSTRACT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design and results of the 2011 Taiwan
Civil Justice Survey, conducted by the Center for Institution and Behavior
Studies of the Research Center for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Academia Sinica. The survey was the first ever large-scale survey in
Taiwan to investigate Taiwanese citizens’ reaction towards “justiciable
problems”, how the reaction affected their actions taken, and finally,
what the consequences of these actions are. Although the basic design
of the questionnaire was similar to past surveys in other countries,
which gathered information on the whole process and the results of
disputes, the survey also investigated one aspect that had often been
ignored in the past, namely, the legal consciousness of the respondents.
Incorporating legal consciousness into the questionnaire enables us to
investigate how people’s legal consciousness affects their attitudes and
actions toward disputes and, conversely, how the people’s experience
in disputes affects their attitudes toward the legal system.
Keywords: justiciable problems, legal consciousness, advice-seeking,
dispute resolution, mediation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89
一、前言
人民在日常生活中,不斷地遭遇到或大或小的權益受損問題。我
們所熟知的,是這些問題大多數都沒有進入正式法律程序來解決。換
句話說,我們從有記錄的法院訴訟資料所看到的,可能只是人民日常
紛爭的冰山一角,而且幾乎都是較為嚴重的問題。但對那些沒有進入
正式程序的問題,它們有沒有解決,以及如果有,解決的方式和結
果,以及影響它們受處理方式的因素等,我們卻缺乏系統性的瞭解。
這些法律正式程序之外的活動,是過去幾十年來,各國的法律和社會
學家,用了許多的時間、人力和資源想要去瞭解的問題。
第一次有關現代人民法律紛爭解決行為的面訪,是 Curran(1977)
所做的有關美國人民遭遇問題及律師僱用的研究。另外,著名的 Wisconsin
Civil Litigation Research Project(Miller and Sarat 1980)則發展
出一套正式的分析架構,並用所謂的「紛爭處理金字塔」(dispute pyramid)
來刻劃受訪者問題的遭遇、處理及解決。但這兩個研究,都把
紛爭定義為曾僱用律師處理的問題。這樣的研究取樣,無法涵蓋其他
數量較多,但沒有運用正式法律程序所處理的紛爭。也因為如此,英
國學者 Hazel Genn 發展出一個更為廣泛的架構,來研究她所謂的 「可
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justiciable problems)的處理方式及過程。她
在這個架構下的專書 Paths to Justice: What People Do and Think about
Going to Law(Genn 1999),成為影響此一研究領域的經典著作。
Genn 所使用的面訪架構,不但後來在蘇格蘭地區(Genn and Paterson
2001)複製,也曾在許多國家使用過,包括荷蘭、北愛爾蘭、日
本及紐西蘭。這些研究的共同基礎,都在於體認到紛爭的解決甚或社
90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會正義的達成,不只是依賴正式的司法機構,法律冰山底層的活動,
更扮演重要的角色。
由於前述這些面訪計畫主要想瞭解的,是人民除了正式的法律解
決途徑之外,其他非正式且未紀錄的處理方式,因此「未得到法律協
助的需要」(unmet need for legal service)就成為這個領域的研究主
軸。在這個主軸下的基本想法,是人民紛爭解決的需求無法完全得到
滿足的原因,在於他們不知道如何使用現有的紛爭解決機制,或根本
負擔不起。因此這個領域的研究,不但可以讓學者瞭解到人民尋求紛
爭解決的方式和模式,同時也提供傳統法律程序的學者及司法改革的
制定者,作為重要的政策規劃參考。
台灣過去雖然也有這方面的研究,但大多集中於人民對司法機構
的觀感上,而且規模較小。「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及「台灣社會意
向調查」這兩個經常性的面訪問卷,曾經有少數題目涉及人民的紛爭
處理和人民的法意識。另外,「台灣選舉調查資料」中的「選舉與民
主化調查」問卷中,也曾經調查過人民對司法觀感(朱雲漢2005)。
政治大學的兩次「法律社會學實證調查」資料,則以法律認知與法律
態度經驗為主要內容(蘇永欽及陳義彥1985;蘇永欽1995)。至於
電訪部份,「台灣法律與社會變遷調查計畫」,也是以法律認知為主要
內容(臺灣大學2014)。最後,法務部曾於 2000 年發表「國人法治
觀念認知程度之調查研究」的委託專案結果。顧名思義,它也以法律
認知為主要內容。
上述的面訪及電訪資料,也曾經產生幾份實證研究。關秉寅(1999)
利用1994 年「台灣地區社會意向調查」資料,分析影響人民利用正
式及非正式程序處理糾紛的因素。他利用迴歸分析,說明在與財物有
關的紛爭中,中國大陸省籍及教育程度越高者,愈傾向利用正式程序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91
來處理紛爭。而在與財物無關的紛爭中,男性及教育程度愈高者,越
容易使用正式程序。
葉俊榮(1992)在「台灣地區社會意向調查」的調查報告中,分
析民眾的法律態度。他發現民眾對法律執行的體認,仍停留在濃厚的
應報階段,亦即 「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的觀念。民眾對法律
執行中的「程序價值」認識薄弱,即在民眾的認知之中,似乎只剩下
對犯罪真相的發現,而程序保障的價值並沒有受到重視。報告並發現
民眾對法官的信任度仍低、民眾對權利行使仍抱持被動心態、民眾對
法律的功能仍持肯定態度、民眾的守法觀念仍然傾向形式主義。
李宗薇等(2000)接受法務部委託,於 1999 年7 月至8 月間針
對台灣地區二十歲以上國民進行抽樣,訪查國人對於法律內容的瞭解
和對於法治的態度。他們的主要發現,是(i)國人在學校修習法律相
關課程的比率不高、且未充分瞭解生活中的法律問題、也較少利用司
法途徑解決法律問題。(ii)大多數人認為社會守法情況跟不上社會發
展、認為當前法令規定未能符合社會需要、普遍認為法治教育成效不
彰、公眾人物的言行是守法的負面示範。(iii)民眾對於司法機關及其
司法人員的評價中等,並對於法院整體印象模糊;僅半數國人認為法
院能有效保障其民事權利、六成國人相信檢察官的辦案不公、僅半數
國人相信法官的公正性;國人對司法機關和人員的評價,不因官司經
驗及審判結果有所差異。
陳聰富(2002)利用歷年的法治觀念民調,1 整理出民眾對人權
觀念、司法信賴及法律文化的看法。人權觀念方面,發現戒嚴時期,
1 包括⑴ 1984 年中國人權協會調查,⑵ 1985 年政治大學法律系調查,以及⑶ 1995 年
二十一世紀基金會「台灣地區 1995 年政治滿意度調查」。
92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多數民眾表示滿意政府的管制;但是解除戒嚴後,人民反而認為政府
對於基本人權的管制,是違反人權的規定。而司法信賴度的調查,發
現隨著時間的經過,人民對於法院的公正性越趨質疑。關於法律文化
的調查,一般人並不重視犯罪者之人權保障,傾向犯罪用重罰。調查
中也發現大部份民眾相信法律制度對於婦人和權貴較有利。在我國法
律文化下,大部份民眾不願上法院,其可能原因來自於民眾認為法院
無法解決問題、審判程序費時、且訴訟費用太高。吳重禮(2008)利
用 2003 年「選舉與民主化調查」裡的「民主化與政治變遷調查」問
卷裡的四個題目,探究人民對法院的信任程度、公平調查、公平審判
及司法獨立的態度。與上述文獻相反的是,他的結論,是人民對於司
法機構的看法,具肯定的立場。
蘇永欽和王正偉(1998)及王正偉(1998)利用「法律社會學實
證調查」資料,研究人民的法律認知及政治認知。前者發現人民的法
律認知與法律行為有正向的相關性。同樣的,政治認知也和政治行為
呈正相關。交叉研究,同樣發現法律(政治)認知,也和政治(法律)
行為是正相關。後一篇論文則發現法律認知存在城鄉差距的根本問
題,一般民眾對於大法官的認識依舊不足。同時,我國民眾對於法院
裁判公正性的信任度偏低,且比較兩次相隔十年的調查,民眾對於公
正性的信任度未見提昇,而且有將近一半的民眾認為法律制度對於婦
女和權貴比較有利。
由上述的文獻討論,可以發現幾乎過往的調查都集中於人民的法
意識和法律觀感。至於民眾在日常生活中會遭遇到哪一類的紛爭,他
們對紛爭的態度與處理方式,以及處理紛爭的過程和所得到結果如
何,則幾乎沒有相關的研究。總括而言,一個全面性,以(i)台灣人
民紛爭處理經驗,(ii)人民法意識和司法經驗,以及(iii)上述兩者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93
之間的交互關係為研究內容的大型面訪研究,在此之前不曾進行過。
在這樣的考慮之下,本文的作者從 2007 年起,就開始規劃這次的面
訪計畫。當初Genn 之所以規劃Paths to Justice 這本書裡的面訪計畫,
源於她認為英國政府在 Woolf 爵士於1994 年所領導的司法改革在實
施之前,並沒有充分去調查及瞭解英國司法制度在實際執行上的現實
面。同樣的,台灣也由於人民對司法制度的不滿,而自1999 年起開始
進行一連串的司法改革。這個至今猶在進行的改革,也需要堅固的事
實當作為其改革的基礎。這是作者用了四年的時間,規劃並執行2011
年台灣人民紛爭處理面訪計畫的最大動力。
最後,必須向讀者強調的是,這篇文章主要的目的,並非針對民
事糾紛的特定議題作討論,而是介紹「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
訪」設計的整體架構及精神,從而讓讀者較清楚地認識這個資料庫,
以利學者日後對這個資料的使用,並藉此抛磚引玉,吸引更多的學者
利用它來完成更豐富的研究。2 針對這個目的,我們首先在第二節說
明面訪及問卷設計的細節,包括問卷設計的組成要素(篩選、主體、
司法觀感及法意識三大部分)、法律紛爭問題類型的定義、問題嚴重程
度指標的建立,以及人民法意識指標的建構等。第三節說明採樣的方
式。第四節說明執行的情況。第五節說明主要的變數及基本統計量,
並藉此瞭解台灣人民遭遇糾紛問題類型的分布概況、受訪者面對紛爭
問題的態度、處理方式,以及解決行為。在這一節裡,我們雖以簡單
的迴歸探討遭遇紛爭者的解決行為第一步—尋求諮詢—的影響因
2 這個資料庫,也曾經分別被用來研究台灣人民遭遇糾紛的類別及個人背景的關係
(林常青等2015),紛爭尋求諮詢的行為模式(林常青等2014;Huang et al. 2014),
以及人民對法院的信任及支持度(黃國昌等2014)。
94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素,但這只是一個針對這個面訪資料所做的範例,其目的並非議題探
討,而只是提供資料使用的可能性。第六節則為結論。
二、面訪設計
(一)問卷的基本架構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的設計,基本上沿用Genn 在
Paths to Justice 這本書裡所使用的架構,並參考隨後的 English and Welsh
Civil and Social Justice Survey(CSJS, Pleasance and Balmer 2009)及日
本的 Japanese Disputing Behavior Survey(JDBS, Murayama 2007)在方
法上的諸多改進。
問卷主要分成三大部分:篩選部分、主體部分、司法觀感及法意
識部分。3 在篩選部分,我們詢問所抽樣到的二十歲以上的受訪者,
是否曾經在最近五年內遇到「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如果他們的
答案是肯定的,則面訪進入問卷的主體部分,否則進入受訪者的法意
識及司法觀感部分。主體部分,主要在瞭解受訪者處理問題的態度、
方式、過程及結果。不論受訪者在第一部分的回答是肯定或否定,他
們都須回答問卷的第三部分。這部分主要在探詢受訪者對台灣司法機
構的觀感及法意識。也因此,這次2011 年的面訪,所希望瞭解的,
不只是紛爭處理的經驗,也同時想瞭解台灣居民的法意識及對司法的
觀感。為了方便解說,以下我們將受訪者在主體部分也有回答的問卷
稱為 「長卷」,而將受訪者只回答第一、第三部分的問卷稱為 「短
卷」。問卷的基本結構,請見圖1 的流程。
3 完整問卷的內容,請見http://www.rchss.sinica.edu.tw/cibs/files/Questionnaire.pdf。面訪
資料已於2016 年1 月19 日釋出。請見https://srda.sinica.edu.tw/search/gensciitem/1792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95


基本資料主體部分:紛爭行為
短卷
(30)
居住地、性別、
年齡、及教育程度
(4)
篩選部分
是否曾經遭遇過「可能
會產生糾紛的問題」
(11)
對司法體制的觀感
(13)
法意識
(6)
人口統計與
社會經濟背景
(27)
與問題有
關的變數
(18)
尋求幫助
的行為
(19)
調解
(21)
法院
(12)
結果:
已解決訴訟
放棄懸而
未決的
(7)
圖1 問卷調查的基本結構
註:括號內的數字為有關該問題的題目數。
(二)分析架構及其目的
Paths to Justice 這本書在瞭解英國人民紛爭處理的方式及經驗,
有極大的學術貢獻。但台灣 2011 年法律紛爭面訪,則希望更進一步
將人民的紛爭態度及經驗,和他們的法意識作連結。換句話說,此面
訪的另外一個目的,是希望瞭解東方文化,如何在主要西方社會所建
立的司法制度下運作。在這方面,Murayama(2009)所主持的日本面
訪(JDBS),清楚的說明了以往的學者,對日本人民的法意識及糾紛
處理行為的看法(例如:Kawashima 1963)並不全然正確。同樣的,
傳統對華人社會的看法,是人治多於法治,且紛爭多依循非正式,而
非法律管道來解決。例如關秉寅(1999: 141)認為深受中國儒家文化
的重禮輕法的影響,一般民眾為了維繫社會關係,而以非法律性的社
96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會控制方式來解決人際之間的糾紛。4 這種傳統看法,在台灣現今社
會是否仍然如此,也待實際資料來驗證。
因此,這次的面訪調查,也進行了一些超越先前許多民事司法調
查計畫的研究。大多數的調查計畫,在探討人民的紛爭解決行為模
式,以及評估其「未得到法律協助的需要」(unmet legal needs)時,
都將重點放在有紛爭經驗的受訪者的背景,如何影響不同的紛爭態度
及解決方式。在這種調查計畫中,會設定一個合理的行為決定模型
(例:van Velthoven and ter Voert 2005),認為在資訊充分的情況下,
受訪者會採取對自己最大利益的行為方式。因此,假如人民未採取行
動以維護自己的權利,往往是因為他們缺少法律知識和使用法律的途
徑。然而,另一個可能影響人民紛爭解決行為的重要因素,是他們的
法意識和對司法系統的觀感,即這些時常被稱為「文化因素」的影響
力。而何種程度的文化因素會對人民紛爭解決的行為有影響,非常值
得我們探討研究。為了這個目的,面訪問卷中的最後部分,我們詢問
受訪者對法律、法律程序和司法系統的看法。
總而言之,我們有興趣的分析變數,不只包括(1)是否有遭遇可
能會產生法律糾紛的問題;(2)是否有跟對造見面,以及是否有提出
要求;(3)是否有尋求和問題相關的資訊或建議;及(4)問題最後如
何解決等;還涵蓋前段所提及有關影響人民紛爭態度及結果的因素,
如這些受訪者的人口統計和社會經濟背景(人口統計和社會經濟的變
數),以及他們對法律、法律系統、法院的看法(法意識變數)。此外,
我們也收集每個紛爭問題的特性,例如:紛爭的嚴重程度、種類、受
4 關於傳統華人社會, 不傾向以法律方式來解決人際糾紛的討論, 請參閱瞿同祖
(1984);林端(1994)。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97
訪者與對造的關係及受訪者對問題的責任分擔看法。這些問題特性及
其相關變數,也和人民紛爭解決的行為有很大的關係。最後,我們將
人口統計及社會背景變數、法意識變數、問題特性及相關變數與遭遇
問題解決方式及結果之間的關係,整理於在圖2 整體架構分析中。下
可能會產生
糾紛的問題
調解
程序
未採取
任何
行動
雙方
和解
透過第
三人達
成和解
進入法
院訴訟
程序
懸而
未決的
與對方有
接觸
有提出
要求
尋求協助
自助的
資訊
與問題有關的變數
問題嚴重度
解決問題重要程度
對造的種類
與對造的關係
責任的分配
哪一邊遭受損失
損失的種類
法意識變數
對法律體制的態度
對判決體制的觀感
守法的習性
訴訟的經驗
律師的經驗
人口統計與社會經濟背景
性別、年齡、教育程度、都
市化、婚姻狀況、職業、收
入、法律知識、社會網絡、
身心障礙者       
結  果
圖2 2011 年台灣調查架構分析
98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面的兩個小節,我們將進一步詳細說明面訪篩選及面訪主體的部分。
(三)面訪篩選部分:可能產生法律糾紛的問題及其分類
在問卷的第一部分篩選部分,我們詢問受訪者從 2006 年 9 月起,
是否曾遭遇「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它的定義為「最近五年來,
您有沒有和其他人發生可能產生糾紛或牽涉到法律的一些問題,因此
造成您自己或對方某些損失或傷害(包括金錢、財產、身體及精神方
面)」。一旦答案為肯定,則不論受訪者是否對遭遇到問題作了具體的
處理,面訪即進入第二部分的主體問卷。
可以想見的,「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很難有完全清楚的定義。
一方面,我們避免使用「法律問題」這個字眼。因為我們所考慮的,
是相對於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用「法律問題」
這樣的定義太過狹隘。另一方面,我們也希望避免考慮不論如何都不
會用法律方式來解決的問題,例如像破壞自身財產等。總之,我們所
考慮的是潛在可能需要用法律方式解決的問題。
在問題的分類上,我們大致沿用Genn 在Paths to Justice 這本書裡
所發展出的分類方式,將問題分為十個主要類型,其中再細分為69 個
次類型,並加上「其它」一項來概括其它所有難以分類的問題。另外
我們所要強調的是,我們的分類僅考慮民事問題,而不考慮和刑事有
關的問題。分類的細目,請見表1。這十個主要分類,和2005 年的日
本面訪相同。我們這樣做的原因,是相信由於地域及文化上的相似,
台灣的面訪結果將以日本為最主要的比較對象。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99
表1 「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的類別
種類子類別種類子類別
商品╱
服務
食品事故╱
意外
交通事故(有人身傷害)
醫藥品交通事故(沒有人身傷害)
化妝品醫療糾紛
家居用品(家具、家電) 職業傷害或災害
交通工具(腳踏車、汽車) 在學校中發生霸凌、體罰、暴力事件
衣物及飾品造成精神痛苦的事件(例如:誹謗)
餐飲服務其他意外造成死亡、傷害的事故或意外
旅遊服務其他造成物質或金錢上損害的事故或意外
運輸服務鄰居土地、房屋界線範圍
清潔服務噪音、惡臭、亂丟垃圾、亂停車
學校寵物
金融產品和服務與公寓住戶有關的問題(例如:漏水、占
用公共空間)
資訊產品(例如:電腦、
網路) 與公寓管委會有關的問題(例如:管理費)
家庭看護服務其他紛爭
其他商品或服務金錢
借貸
家人、親戚或朋友
土地╱
房屋
土地買賣郵局或銀行
預售屋的買賣其他融資金構或金主
房屋的買賣其他對象
房屋的改建、修補或裝潢私人
保險
壽險
其他問題意外險
租賃房租健康保險
突然中止租約財產或責任保險
保證金其他情況
100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表1 「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的類別(續)
種類子類別種類子類別
房屋修繕政府稅金
其他問題社會保障
家人╱
親戚
離婚(財產分配、贍養費、
小孩的監護權)
全民健康保險
土地徵收
繼承與警察有關的問題(開罰單)
家中病人、老人或身心障
礙者的照養
申請許可
自然災害補貼
家庭暴力其他救濟或補償
其他問題其他「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
職業薪水
解雇
責任的改變
加班
退休
工作場所的不當對待(性
騷擾)
無薪假
其他
(四)面訪主體部分
如果在問卷的篩選部分,受訪者回答至少曾遭遇一個問題,面訪
就會進入問卷的主體部分,接著再進入下一個司法觀感及法意識的部
分。在 5,601 個面訪的有效完成問卷中,有3,169 個(占 56.58%)受
訪者回答曾經遭遇過問題。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01
1. 受訪者五年內遭遇問題多於一個的處理
由於訪談時間的限制,當受訪者五年內所遭遇的問題多於一個
時,我們只能追蹤其中的一個問題。而面訪設計面臨的最重要選擇之
一,是去決定要追蹤其中的哪一個。第一個可能,是選擇其中最早發
生者。它的好處是該紛爭的處理,最有可能已經完全結束,因此可以
使我們得到較完整的紛爭處理圖像。但其缺點,是受訪者對其中細節
可能已經遺忘。第二個可能,是請受訪者挑選其中他們覺得最嚴重的
問題。它的好處,是這類問題最有可能進入正式的法律處理階段,也
讓我們可以得到較多會走到法律最終程序的樣本。日本的 2005 年面
訪即採用這種策略。但它的缺點,是由於受訪者被要求回答最嚴重的
問題,因此面訪的採樣可能產生偏誤;換句話說,可能和母體的問題
類型及處理有很大的不同。最後一種可能,是追蹤最近一次發生的問
題。它的優缺點,則和上述第一種選擇方式剛好相反。為了幫助我們
作出較佳的問題追蹤的選擇,在 2011 年3 月的預試裡,我們設計兩
種數量相同問卷。其中一份追蹤最嚴重的問題,另一份追蹤最近發生
的問題,並隨機挑選給受訪者回答。預試結果發現,這兩份問卷在進
入正式法律程序的可能上,並無差異。也因此我們決定採第三種選
擇,即追蹤受訪者最近發生的問題,以求訪談結果較不受記憶遺忘的
影響。
2. 問題嚴重程度的指標
為了瞭解受訪者對所遭遇問題嚴重程度的看法,必須建立一個問
題嚴重程度的指標。過去的面訪,基本上採取兩種作法。第一種是詢
問所遭遇問題的解決,對他們的重要性有多高;或者所遭遇的問題對
他們生活的影響有多嚴重,並用Likert 指標來回答。2006 年北愛爾蘭
的面訪(Northern Ireland Legal Services Commission, Dignan 2006: 25–
102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26)即是利用這個方法的例子。它的主要缺點是主觀性太強,因為完
全相同的問題,可能不同受訪者在Likert 指標上,選擇相當不同的指
數。第二種方法,是要求受訪者將問題的嚴重性,轉換成貨幣單位來
回答。這是 2005 年日本面訪所使用的方法。這個方法的缺點,是很
多問題無法以金錢來衡量其嚴重性。
為了建立更合理的指標,我們在問卷裡給受訪者兩個例子當作問
題嚴重性的參考值。首先,我們將問題嚴重程度的指標由 0(最不嚴
重)排到 100(最嚴重)。然後告知受訪者,我們認定(i)車禍撞傷
必須終身坐輪椅的嚴重程度為 90,且(ii)花費 2000 元台幣購買到
一支無法使用的手機的嚴重程度為 10。在這樣的參考值下,詢問他
們自己所遭遇問題的嚴重程度指標為多少。利用這兩個參考值來探詢
問題嚴重程度的方法,一方面減少上述第一種方法的主觀程度,另一
方面也避免第二種方法用金錢來衡量問題嚴重性的缺點。
雖然我們認為我們所建立的指標較以往的指標合理,但也不完全
確定是否它真正能正確的反映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問卷裡還是如以
往的面訪,也詢問受訪者他們在所遭遇問題的解決,對他們的重要性。
日後的研究,我們希望有系統的探討這兩種指標在結果上的差異性。
3. 紛爭處理的過程及結果
問卷的主體部分,是在受訪回答五年內至少曾遭遇一個問題後,
詢問他們有關這件問題(如前所述,如果有兩件以上,則選擇最近的
一件)的詳細處理過程及結果。它包括五個部分:(1)問題類型;(2)
諮商及相關資訊的尋求;(3)各種協商、協調及調解機制;(4)法院
訴訟過程;及(5)最終解決方式及結果。問卷的內容設計,則參考
了前言部分所提到的先前各主要國家面訪計畫的設計。它的精神,是
希望清楚地刻劃受訪者對問題的處理態度,如何受到外在環境及個人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03
背景的影響。主要面訪的問題如下:
A. 遭遇問題的受訪者是否與對方連繫;
B. 受訪者是否提出要求,以及要求的內容;
C. 受訪者是否自行處理問題;
D. 受訪者是否尋求協助,以及如果是,他們尋求協助的結果;
E. 是否須經過調解及協調,以及如果有,如何進行;
F. 是否進入法院,以及如果有,訴訟的過程如何;
G. 紛爭最後的結果及解決的方式。
三、採樣設計
(一)樣本大小
這個面訪希望至少能收集到 2000 份五年內曾經有遭遇問題的完
整問卷(即長卷)。由於類似的面訪,從未曾在台灣執行過,因此要
由此決定取樣的大小並不容易。我們參考先前各國的面訪計畫,發現
受訪者回答曾經遭遇問題的比例相差很多。但因為台灣與日本在司法
制度、社會結構及文化上較為相近,所以我們決定使用 2005 年日本
面訪結果的比例來決定樣本大小。5 在這個比例下,我們估計至少要
回收5,800 份有效問卷。參酌過去台灣社會學者所作的幾次全國面訪
計畫,成功有效樣本與總抽取樣本的比例接近 1 : 2,因此我們初步推
估本次面訪的抽樣樣本數至少要達到 12,000 份。
在 2010 年 3 月的預試裡,我們發現有效樣本的回收比例,比預
5 日本面訪,在12,408 個受訪者裡,有2,343(18.9%)位受訪者回答至少曾遇過一次
問題。
104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期稍高:1,088 個抽樣中,我們得到555 份有效問卷,而其中有337
位(60.72%)回答曾經遭遇一次以上的問題。因此,後來的正式面訪
雖只產生 5,601 份有效問卷,但完成的長卷數達到3,169 份。
(二)抽樣方法
我們所用來抽樣的母體,是內政部戶籍資料庫裡二十歲以上的台
灣公民,並且不包括服役、住院、住校、看護中的精神病患及其他類
似情形者。面訪調查採分層三階段等機率抽樣法(stratified three-stage
probability proportional to size sampling, stratified three-stage PPS sampling)
。以鄉鎮為初級抽樣單位,從台灣358 個鄉鎮市區中隨機抽出
58 個鄉鎮市區。而根據人口結構和經濟發展的程度,將抽出的鄉鎮市
區分為6 個層級:都會核心(14 個鄉鎮市區)、工商市區(14 個鄉鎮
市區)、新興市鎮(14 個鄉鎮市區)、傳統產業市鎮(6 個鄉鎮市區)、
低度發展鄉鎮(6 個鄉鎮市區)及偏遠鄉鎮(4 個鄉鎮市區)。再從 58
個鄉鎮市區,共17,731,428 位公民中,隨機抽出12,246 人。我們的檢
定指出,被抽出的受訪者(12,246 人)在性別和年齡上,對母體具有
代表性。
四、面訪執行及結果
正式面訪的期間是 2011 年9 月至12 月。正式訪問前,我們以書
面通知被抽到的受訪者,仔細解釋面訪的方式及目的,並提供我們的
連絡資訊。面訪受託執行單位,是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所轄的調查研究專題中心。正式面訪開始之前,我們曾和 99 位訪員
及 7 位調查研究專題中心的工作人員舉行兩天的訪員訓練。每位訪員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05
都被要求以固定的程序,來聯絡及訪問被抽樣到的受訪者。他們並使
用CAPI(Computer Assisted Personal Interviewing)隨身電腦系統來記
錄受訪者的回答;訪談中也利用卡片來提示問題答案的選項。在面訪
執行期間,有5 位研究助理留駐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隨時回答及處
理於各地的訪員當下所面臨的各種問題。正式面訪在 2011 年底結束。
經過資料清理及後續面訪的確認後,共獲得 5,601 筆受訪者的資料。
根據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2011)所
建立的公式,本次面訪調查的完訪率為48.2%,拒訪率為 18.7%。在
5,601 個有效樣本中,有3,169 位受訪者遭遇到至少一個「可能會產生
糾紛的問題 」,而進入長卷作答;有2,432 個受訪者未遭遇到「可能
會產生糾紛的問題 」,而只完成短卷。
在表2 中,我們比較了5,601 個樣本在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居
住地區這四項基本資料上,和總人口在這四個基本資料的比例差異。
這些差異,和以往面訪的差異相當類似,40 歲以下、接受中學教育程
度、居住於都會核心和工商市區的受訪者,在比例低於總人口;而年
齡在60 歲以上、低學歷、及居住於新興市鎮和傳統產業市鎮的受訪
者比例,則高於總人口。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在統計分析時,也將資
料作比重的調整,並和未作比重調整的原始資料比對。
在此次的面訪中,共有 3,169 位受訪者曾遭遇到至少一個「可能
會產生糾紛的問題」。根據我們的十個分類方式,圖3 提供3,169 個樣
本於不同問題類型的分布情形。由圖可知,受訪者曾經遭遇可能會產
生糾紛的類型,多數集中在購買商品服務、事故意外及鄰居相關的問
題上,分別為612 筆、726 筆和671 筆,約占所有糾紛問題的63.39%。
工作和政府類型的問題居後,兩者共占18.05%。除了金錢借貸的類型,
占所有問題的5.14%,其餘各個問題類型所占的比例都低於 4%。
106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表2 原始樣本、母體及加權後的樣本
原始樣本母體檢定加權後樣本檢定
人數比例比例Chi2 (p) 人數比例Chi2 (p)
性別1. 男性
2. 女性
2,834
2,767
50.60
49.40
49.72
50.28
1.715
(p> 0.05)
2,785
2,816
49.72
50.28
0.000
(p> 0.05)
年齡1. 20–29
2. 30–39
3. 40–49
4. 50–59
5. 60 歲以上
954
1,103
1,122
1,102
1,320
17.03
19.69
20.03
19.68
23.57
19.72
21.32
21.14
18.54
19.28
88.067
(p< 0.05)
1,104
1,194
1,184
1,039
1,080
19.71
21.32
21.14
18.55
19.28
0.000
(p> 0.05)
教育
程度
1. 文盲
2. 小學
3. 國中
4. 高中
5. 大學以上
245
924
664
1,538
2,224
4.38
16.51
11.87
27.49
39.75
2.13
15.93
13.99
29.43
38.52
161.425
(p< 0.05)
115
869
778
1,653
2,180
2.06
15.53
13.91
29.54
38.96
1.051
(p> 0.05)
都市化1. 都會核心
2. 工商市區
3. 新興市鎮
4. 傳統產業市鎮
5. 低度發展鄉鎮
6. 偏遠鄉鎮
828
1,411
1,776
534
728
303
14.99
25.24
31.97
9.55
13.02
5.42
21.98
26.60
27.01
8.20
11.71
4.50
206.247
(p< 0.05)
941
1,515
1,659
432
755
288
16.83
27.10
29.67
7.73
13.50
5.16
0.017
(p> 0.05)
我們根據面訪資料,首先將受訪者曾經遭遇至少一個「可能會產
生糾紛的問題」的解決行為,初步簡單分為六個層面來討論:(1)是
否遭遇過糾紛(problem);(2)是否曾與對方接觸(contact);(3)是
否尋求諮詢(advice);(4)是否舉行過協調╱調解會議(mediation);
(5)是否尋求法律諮詢(legal advice);(6)是否進入法院訴訟(court)。
其次,由於問題類型廣泛且為方便分析,我們繪製「紛爭處理金字
塔」,並且每一個問題類型都以 1,000 筆樣本作為基數,如圖4 所示。
整體而言,約 79% 的樣本在遭遇「可能會產生糾紛的問題」時,曾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07
■樣本數
商品/服務
612
800
700
600
500
400
300
200
100
0
92 105 126 296 726 671 163 50 276 52
土地/房屋租賃家人/親戚工作場所事故/意外鄰居金錢借貸私人保險政府其他
樣本數
圖3 受訪者遭遇糾紛問題類型的分布情況
經與對方接觸過(圖4 的最後一個圖形),而且有 23% 的樣本會尋求
諮詢,且將近一半的紛爭問題是舉行過協調╱調解會議。然而,僅有
6% 的受訪者會去尋求法律諮詢。最後,進入到訴訟程序的樣本不到
5%。這個結果很清楚的證實我們在第一節所說明的,進入正式司法
階段的紛爭,只是所有紛爭的冰山一角。它也充分地說明只採用法院
訴訟資料(而非面訪資料)來研究人民紛爭處理行為的侷限性。
圖4 的各類糾紛在程度上的結果,基本上是一致的,都是呈金字塔
的分布。但如果進一步仔細從不同問題類型觀察,其實還是有差異。
商品服務、政府、租賃及金錢借貸問題,都很少進入協調階段,表示
108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Rent/Lease
Court, 19.2
Problem,
1000
Contact,
885.3
Advice,
238.5
Mediation,
80.6
Legal Advice,
98
Family/Relative
Court, 265.2
Problem,
1000
Contact,
904.6
Advice,
465.3
Mediation,
136.7
Legal Advice,
266.2
Neighbor
Court, 42
Problem,
1000
Contact,
746.4
Advice,
258.8
Mediation,
127.5
Legal Advice,
50.4
Loan/Credit
Court, 64.9
Problem,
1000
Contact,
851.8
Advice,
163.5
Mediation,
68.5
Legal Advice,
91.6
Others
Court, 306.7
Problem,
1000
Contact,
612.4
Advice,
360.5
Mediation,
101.1
Legal Advice,
226.5
Total
Court, 46.5
Problem,
1000
Contact,
790.2
Advice, 230
Mediation,
117.4
Legal Advice,
60.9
圖4 紛爭處理金字塔 (單位:樣本數)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09
Goods/Services
Court, 13.4
Problem,
1000
Contact,
800.4
Advice,
105.4
Mediation,
26.6
Legal Advice,
19.7
Land/House
Court, 160.4
Problem,
1000
Contact,
886.6
Advice, 351
Mediation,
206.2
Legal Advice,
194.6
Employment
Court, 19
Problem,
1000
Contact,
766.2
Advice,
161.3
Mediation,
112.7
Legal Advice,
59.5
Accident
Court, 51
Problem,
1000
Contact,
814.5
Advice,
305.2
Mediation,
217.1
Legal Advice,
63.4
Private Insurance
Court, 26
Problem,
1000
Contact,
947.9
Advice, 197
Mediation,
131.7
Legal Advice,
68.7
Government
Court, 25.8
Problem,
1000
Contact,
626.7
Advice,
256.2
Mediation,
14.1
Legal Advice,
25.3
圖4 紛爭處理金字塔(續) (單位:樣本數)
110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這類問題不是相對容易解決,就是經諮詢之後,放棄的可能性較高。
相反的,土地╱房屋問題及家庭問題進入金字塔上層的可能性較高,
而且這兩類問題進入法院訴訟的比例都較其餘問題類型高出很多。特
別是家人親戚相關和其他類型的問題,很多受訪者是沒有經過協調╱
調解會議,就直接進入法院訴訟的階段,表示這類問題的複雜性,高
於其他。
究竟當發生紛爭問題時,影響受訪者進入每一層面的因素為何,
是未來值得我們討論的議題。除了前面所談論到關於問題類型的因素
之外,問題本身的嚴重程度、問題對受訪者生活的重要性程度和問題
所造成的損失金額等特性,也會是重要的因素。我們可以預期當問題
本身的嚴重程度愈高、對生活的重要性程度愈高和損失金額愈高時,
無論在與對方接觸、尋求(法律)諮詢、舉行過協調╱調解會議或者
是進入法院的可能性,也會跟著提高。在下一節,我們利用這個資料
來探討當糾紛發生時,影響諮詢尋求的因素是什麼。
五、諮詢的尋求:初步分析
本文的主要目的,是介紹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的設計
及基本統計結果。由於這個面訪資料庫涵蓋龐大且豐富的資料,因此
可供學者用來研究的議題也相當多,但這些研究並非本文的目的。在
這一節裡,作者以一個簡單的迴歸分析為例,來說明面訪資料如何幫
助我們瞭解人民面對法律紛爭時,哪些因素將影響他尋求幫助來解決
紛爭。
如前所述,2011 年台灣法律紛爭面訪,在統計資料的分析上,採
用兩個較先前的面訪合理的指標。第一,在問題嚴重程度上,我們建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11
立了具客觀參考點的指標。第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將人民的法意
識也納入統計分析的變數中。第二個指標對人民紛爭處理分析上的功
能,尚待後續研究來證實。但我們希望在人民的法意識及他們的紛爭
處理行為之間,能搭建出一座先前面訪研究者所不曾建立的橋樑。
(一)遭遇問題的處理:logit 模型及三項問題嚴重程度指標
以往的文獻,都發現影響人民在遭遇問題時,是否會做出具體處
理的最重要因素,為問題的類型。我們希望在較合理的指標下,來重
新審視這個結果。我們加入三個可能會影響處理與否的指標:第一,
是上述具客觀參考點的問題嚴重程度指標;第二,是問題的解決對受
訪者重要性的指標;第三,是爭議金額。我們使用這三個指標及logit 迴
歸模型,探究它們在受訪者對問題是否曾具體處理的影響。我們也利
用Bayesian Information Criteria(BIC)來決定模型,何者最有預測力。6
(二)法意識指標
在上述的迴歸模型中,我們加入了受訪者法意識及對司法制度觀
感的四個指標。第一個指標是人民的法意識。我們用三個困難度不同
的假想案例,來瞭解受訪者在「情」與「法」之間的選擇。7 如我們
所預期的,三個問題的難易程度,的確和答對的人數呈反向相關。但
更重要的,是人民在思考法律案件時,情感因素常有重要影響力。例
如:其中一個問題要求受訪者回答如果一個機車駕駛闖紅燈和汽車相
撞而受傷,誰應負事件的責任。雖有97% 的受訪者回答是機車駕駛
6 我們參考 Schwarz(1978)的討論,決定使用BIC,而非另一廣為使用的Akaike’s
Information Criteria(AIC),主要是因該論文證明BIC 在估計上的一致性。
7 問卷的第H6、H7、H8 題。
112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的錯,但仍有36.57% 的受訪者認為汽車駕駛還是應賠償機車駕駛的
損害。由於每一案例都有一個正確的法律上的答案,因此受訪者答對
的題數,可以作為他們法意識的指標(index of legal consciousness,
ILC)。這個指標的一般統計,我們列在表3 的最後部分。由於問題
的困難度不同,因此我們將最難一題的分數定為 3,最簡單的一題的
分數定為 1。法意識的指標也因此從最低的 0(全部答錯)一直到最
高的 6(全部答對)。除了上述的 ILC 指標外,另外三個指標分別為:
(1)詢問受訪者是否不論任何情形下都應遵守法律(選項由高至低為
非常同意、同意、還算同意、不同意及非常不同意);(2)詢問受訪
者對半夜鄰居吵鬧的處理方式(選項由忍耐、自行連絡告知及通知有
關單位處理);(3)受訪者對法院判決的一般看法(從最不公平1 分
到最公平 4 分)。同樣的,這三個指標的一般統計的數字也列在表3。
(三)其他解釋變數
在我們的logit 迴歸式中所考慮的其他解釋變數,還包括:(1)受
訪者年齡、性別、婚姻狀況、就業狀況、教育程度、家庭所得及社會
網絡這些個人背景因素;(2)問題類型;及(3)所遭遇的對方是自
然人或法人。這些變數的一般統計數字,同樣請見表3。
(四)迴歸結果
迴歸模型的被解釋變數,是遭遇問題的受訪者,是否曾尋求更多
的法律諮詢(除了朋友或親戚外),包括政府單位、服務機構、專家
及私人企業等。在 3,169 位回答曾遭遇問題的受訪者裡,我們排除受
訪者回答沒有受到任何損失的,以及問題嚴重指標低於 10 的樣本。
這樣做的目的,是排除受訪者幾乎不可能會做處理的問題。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13
表3 變數說明
變數名稱選項(編碼值)
原始
人數
原始
比例
加權後
比例
   問題特性及相關變數
曾經遭遇過
問題(5,601)
是(= 1) 3169 56.58 57.85
否(= 0) 2432 43.42 42.15
尋求協助
(2,849)
是(= 1) 816 28.64 28.34
否(= 0) 2033 71.36 71.66
遭受損失
(3,169)
無損失或拒答(= 0) 320 10.1 9.98
有損失(= 1) 2849 89.9 90.02
問題嚴重程度
分數(3,114)
0–10 748 24.02 24.14
11–20 299 9.6 9.51
21–30 334 10.73 10.99
31–40 196 6.29 6.47
41–50 431 13.84 14.01
51–60 281 9.02 8.92
61–70 209 6.71 6.58
71–80 234 7.51 7.29
81–90 196 6.29 6.32
91–100 186 5.97 5.77
損失的特性
(3,169)
金錢損失1363 43.01 42.66
非金錢損失,但可以轉換成金額322 10.16 10.3
無法轉化成金額1484 46.83 47.04
損失金額
(1685)
1–1999 384 22.79 22.95
2000–4999 240 14.24 14.98
5000–9999 192 11.39 11.7
10000–49999 389 23.09 22.84
50000–99999 127 7.54 7.81
100000–999999 256 15.19 14.58
> 1000000 97 5.76 5.14
對造是機關或
團體(3,169)
否(= 0) 2055 64.85 64.68
是(= 1) 1114 35.15 35.52
114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表3 變數說明(續)
變數名稱選項(編碼值)
原始
人數
原始
比例
加權後
比例
   問題特性及相關變數
問題類型
(3,169)
商品╱服務612 19.31 19.29
土地╱房屋92 2.9 2.8
租賃105 3.31 3.32
家人╱親戚126 3.98 3.85
工作296 9.34 9.65
事故╱意外726 22.91 23.13
鄰居671 21.17 21.27
金錢借貸163 5.14 5.17
私人保險50 1.58 1.54
政府276 8.71 8.31
其他52 1.64 1.68
   人口統計及社會經濟背景
性別(5,601)
女性(= 1) 2767 49.4 50.28
男性(= 0) 2834 50.6 49.72
年齡(5,601)
20–29 954 17.03 19.71
30–39 1103 19.69 21.33
40–49 1122 20.03 21.14
50–59 1102 19.68 18.54
60–69 674 12.03 10.3
> 70 646 11.53 8.98
婚姻狀況
(5,601)
單身1473 26.3 29.05
已婚3482 62.17 60.47
其他646 11.53 10.48
就業狀況
(5601)
就業3618 64.6 66.89
失業211 3.77 4.11
非勞動人口1772 31.64 29.01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15
表3 變數說明(續)
變數名稱選項(編碼值)
原始
人數
原始
比例
加權後
比例
   人口統計及社會經濟背景
教育程度
(5,595)
小學(= 1) 1169 20.89 17.58
國中(= 2) 664 11.87 13.91
高中(= 3) 1538 27.49 29.54
專科(= 4) 688 12.3 11.43
技術大學、其他大學(= 5) 434 7.76 8.18
大學(= 6) 780 13.94 13.64
研究所以上(= 7) 322 5.76 5.71
都市化程度
(5,590)
都會核心838 14.99 16.83
工商市區1411 25.24 27.1
新興市鎮1776 31.77 29.67
傳統產業市鎮534 9.55 7.73
低度發展市鎮728 13.02 13.5
偏遠鄉鎮303 5.42 5.16
家戶所得
(5,601)
拒答1376 24.57 24.76
0–39999 1401 25.01 24.36
40000–59999 932 16.64 17.2
60000–89999 856 15.28 15.56
90000–119999 571 10.19 10.12
> 120000 465 8.3 8
社會網路
(5,551)
0–4(= 1) 424 7.64 7.03
5–9(= 2) 991 17.85 17.43
10–19(= 3) 1556 28.03 27.99
20–49(= 4) 1538 27.71 28.22
50–99(= 5) 622 11.21 11.56
100 以上(= 6) 420 7.57 7.77
116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表3 變數說明(續)
變數名稱選項(編碼值)
原始
人數
原始
比例
加權後
比例
   法意識
對法院判決公正性的
觀感(4,997)
非常不同意(= 1) 493 9.87 9.69
不同意(= 2) 1986 39.74 39.54
同意(= 3) 2446 48.95 49.42
非常同意(= 4) 72 1.44 1.35
法意識指數(5,601)
0 195 3.48 2.96
1 471 8.41 8.25
2 247 4.41 4.27
3 1539 27.48 27.49
4 563 10.05 10.02
5 353 6.3 6.46
6 2233 39.87 40.55
同意「不管發生什麼
事情,都應該遵守法
律」的程度(5,513)
非常不贊成57 1.03 1.06
不贊成403 7.31 7.57
普通552 10.01 10.58
贊成2255 40.9 41.62
非常贊成2246 40.74 39.17
如何處理鄰居半夜喧
嘩的問題(5,550)
忍受噪音1456 26.23 25.28
受訪者自己處理該問題2503 45.1 45.34
請管理機構介入處理之1591 28.67 29.38
然而,由於我們的迴歸模型自變數大多為類別型自變數,特別是
三個以上類別變數各自以虛擬變數納入模式,可能會產生過度配適的
問題(overfitting)。為避免此一可能,並求取更適當而穩健的迴歸模
型,首先我們將某些類別三個以上的虛擬變數依程度與可能的影響程
度加以合併。譬如,將解決問題的重要性程度合併成重要與否,教育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17
程度合併成國中(及以下)、高中及專科、大學及以上等三類,都市化
程度合併成都會核心、低度發展與偏鄉、其他等三類。另,由於問題
類別這項變數的差異性較高,且需逐類探討以進行後續政策分析的重
要變數,因此不予以合併。其迴歸結果列於表4 的第一欄。其次,變
數過多也可能容易產生過度配適的現象,所以我們採用逐步(stepwise)
迴歸,以整組類別變數為單位,選取重要變數,再重作迴歸,其結果
請見表4 的第二欄。比較兩個模型的迴歸結果,不論對於諮詢尋求與
否的影響方向或顯著水準大略一致。最後,我們也利用K 等分交叉驗
證法(K-fold cross-validation)檢視模型過度配適的問題。K 等分交叉
驗證法,係指初始採樣分割成K 個子樣本,一個單獨的子樣本被保留
作為驗證模型的數據,其他K − 1 個樣本用來訓練。交叉驗證重複K
次。我們所得估計Robust Minimal Recursion Semantics(RMRS)值落
在0.42~0.43 之間,變動不大。據此,顯示迴歸模型具有穩健性。
由於兩個模型的結果大致相同,利用 BIC 也顯示模型二為較適當
的迴歸模型。以下僅以模型二來說明我們的迴歸結果。有關問題嚴重
性指標,在影響諮商尋求具 1% 的統計顯著性;同時,無法轉換為金
錢考慮的問題,也較容易去尋求諮詢。在受金錢損失的問題裡,金額
越高,越有可能尋求諮詢,且其統計顯著性為 5%。法意識指標較高的
受訪者,也較容易尋求諮詢。最值得注意的是,半夜受鄰居吵鬧問題
裡,回答會通知有關單位處理的受訪者,較容易尋求法律諮詢。總括
而論,法意識及具參考點的問題嚴重程度指標,對遭遇問題的受訪者
尋求協助的可能性,有顯著的正向影響:受訪者的問題愈嚴重或法意
識指數越高,就愈有可能尋求諮詢。這顯示台灣居民在遭遇問題時,
其處理方式不只受到先前面訪計畫所考慮因素的影響,同時也受到自
身法意識的影響。法意識較高或受鄰居吵鬧會通知有關單位處理的受
118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表4 Logit 迴歸結果
Logistic 迴歸:尋求諮詢
變數名稱
模型一模型二
係數標準差係數標準差
問題嚴重程度分數0.008 (0.003)*** 0.008 (0.003)***
解決問題的重要性程度(比較:其他)
 重要0.311 (0.140)** 0.314 (0.139)**
損失金額(對數) 0.520 (0.219)** 0.502 (0.217)**
損失金額(對數的平方) −0.015 (0.010) −0.015 (0.010)
損失的特性(比較:金錢損失)
 非金錢損失,但可以轉換成金額−0.366 (0.185)** −0.370 (0.184)**
 損失無法換算或拒答3.125 (1.172)*** 3.037 (1.160)***
對造是機關或團體−0.034 (0.151)
家戶所得(對數) −0.200 (0.119)* −0.201 (0.119)*
家戶所得(對數的平方) 0.016 (0.009)* 0.016 (0.009)*
家戶所得為遺漏值−0.084 (0.445) −0.061 (0.453)
性別(女性= 1) 0.066 (0.113)
年齡(對數) 0.878 (0.260)*** 0.744 (0.203)***
婚姻狀況(比較:單身)
 已婚−0.173 (0.178)
 其他−0.106 (0.250)
就業狀況(比較:就業)
 失業0.891 (0.265)*** 0.856 (0.257)***
 非勞動人口0.286 (0.151)* 0.265 (0.143)*
教育程度(比較:國中以下)
 高中╱專科0.217 (0.167) 0.214 (0.165)
 大學以上0.381 (0.198)* 0.408 (0.195)**
都市化程度(比較:都會核心)
 工商市區╱新興╱傳統產業市鎮−0.308 (0.151)** −0.318 (0.150)**
 低度發展╱偏遠鄉鎮−0.351 (0.205)* −0.359 (0.203)*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19
表4 Logit 迴歸結果(續)
變數名稱
模型一模型二
係數標準差係數標準差
問題類型(比較:商品╱服務)
 土地╱房屋0.973 (0.338)*** 0.973 (0.338)***
 租賃0.707 (0.338)** 0.706 (0.324)**
 家人╱親戚1.264 (0.328)*** 1.268 (0.312)***
 工作−0.015 (0.260) −0.019 (0.259)
 事故╱意外1.076 (0.221)*** 1.099 (0.207)***
 鄰居0.882 (0.233)*** 0.891 (0.218)***
 金錢借貸−0.523 (0.375) −0.521 (0.365)
 私人保險−0.246 (0.479) −0.226 (0.478)
 政府0.633 (0.252)** 0.627 (0.248)**
 其他1.326 (0.380)*** 1.342 (0.379)***
社會網路0.054 (0.048)
法意識指標0.058 (0.033)* 0.059 (0.032)*
守法程度(比較:普通)
 非常不同意╱不同意0.086 (0.243)
 非常同意╱同意0.166 (0.170)
如果半夜鄰居吵鬧,將如何處理(比較:忍受噪音)
 受訪者自己處理該問題0.175 (0.155) 0.164 (0.153)
 請管理機構介入處理之0.321 (0.159)** 0.312 (0.158)*
對法官公正性的觀感−0.056 (0.088)
常數項−9.339 (1.635)*** −8.662 (1.486)***
Prob. > F 0.000 0.000
觀察值2059.5 2059.5
Pseudo R-squared 0.104 0.103
BIC 2382.967 2346.976
括號內為標準差*p < 0.10 **p < 0.05 ***p < 0.01。
120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訪者,不論其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可能是法律或權利意識較高,而且
較熟悉法律操作的人。換句話說,這些人面對紛爭處理,心理成本較
低,也因此在遇到糾紛時,較容易去尋求諮詢。
另外,在探討問題的嚴重性對人民尋求幫助的行為上,因有 47%
受訪者表示它的問題無法轉換成金額。如果只採用「損失金額」這項
變數的分析結果,在樣本中幾乎有一半的數值會遺漏。因此我們需要
另一個沒有太多數值遺漏的變數。與「損失金額」這項變數相比,我
們使用「問題嚴重程度分數」這個變數的好處,是數值遺漏較少、風
險較低,以及我們可以透過問題嚴重程度的分數來排除較輕微的紛
爭。根據調查經驗與迴歸分析結果,2011 年台灣面訪調查計畫採用具
客觀參考值的問題嚴重程度指標,產生不錯的研究結果,可被當作未
來類似調查的參考。
迴歸分析裡的另一個重要結果,是家庭所得對諮詢尋求的影響。
表4 迴歸結果顯示所得項的係數顯著是負的,但所得項平方的係數,
顯著是正的。這表示諮詢的尋求和家庭所得是U 字型的關係。這是
一個在其它國家的研究裡也曾經發現的現象。8 這些研究對這個現象
的解釋,是高收入者因為有足夠資源自然容易去尋求諮詢;而最低收
入者,由於有政府對低收入者的法律補助,或是政府免費但品質較低
的法律諮詢服務,也較容易去尋求諮詢。因此反而是收入中等的受訪
者,在遭遇問題時尋求諮詢的可能性最低。但我們的結果,卻不完全
是如此。我們的迴歸雖然呈現U 字型關係,但U 字左側的負斜率段
卻非常短。這表示只有所得極小的受訪者,才顯現諮詢尋求較高的現
8 見 Pleasence and Balmer(2009) 對紐西蘭、英格蘭及威爾斯面訪的分析;Genn
(1999)對英格蘭及威爾斯的面訪分析;以及 Genn and Paterson(2001)對蘇格蘭的
面訪分析。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21
象。我們可以將它解釋成雖然台灣對低所得已有法律諮詢協助,但相
較於上述其它做過類似面訪研究的國家,仍然不夠普及。在作者另外
一篇探討所得對諮詢尋求影響的論文裡(Huang et al. 2014),對這個
結果有詳細的分析。
六、結論
「台灣人民法律紛爭解決行為模式的實證研究調查」是台灣首次
對人民紛爭解決經驗的大規模面訪調查。藉由這次調查,我們想要完
成三個目標。第一,是提供一個遠較過去用電訪或小規模的意向調查
所能得到的更完整的紛爭處理圖像。第二,是企圖探索人民的法意識
及他們對司法制度的觀感。最後,除了這兩個較具政策意涵的目標
外,我們希望達到的最重要學術目標,同時也是以往紛爭面訪所忽略
的一個重要議題,是研究人民對紛爭的態度及處理方式,如何受到自
身法意識及司法觀感的影響。我們初步的研究結果顯示,問卷設計的
確有潛力作這樣的探討,並希望日後的研究,可以在這個領域的現有
文獻基礎上,開創出新的研究議題。
參考文獻
中央研究院,1990,〈學術調查研究資料庫:台灣社會意向調查〉。台北:中央研究院
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調查研究專題中心。
—,1999,〈學術調查研究資料庫: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台北:中央研究院人
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調查研究專題中心。
—,2016,〈學術調查研究資料庫:台灣人民法律紛爭解決行為模式的實證研究調
查〉。台北: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調查研究專題中心。
王正偉,1998,〈我國人民法律認知之探討—兼論接近正義之問題〉。《國立政治大學
122 調查研究—方法與應用/第36 期
學報》77: 413–457。
朱雲漢,2005,2002 年至 2004 年「選舉與民主化調查」三年期研究規劃(II):民國
九十二年民主化與政治變遷民調案(E92001)[原始數據]。取自中央研究院人文
社會科學研究中心調查研究專題中心學術調查研究資料庫 https://srda.sinica.edu.
tw。doi:10.6141/TW-SRDA-E92001–1。
吳重禮,2008,〈司法與公共支持:台灣民眾對於司法體系的比較評價〉。《台灣政治學
刊》12(2): 15–66。
李宗薇、陳碧祥、紀振清、蔡兆誠、葉興華、張民杰、林曜聖,2000,〈國人法治觀念
認知程度之調查研究〉(法務部委託專案研究報告)。台北:法務部保護司,頁69–
72。
林常青、陳恭平、黃國昌、賴宏彬,2014,〈紛爭諮詢的尋求: 2011 年台灣人民糾紛
解決行為面訪調查研究之發現〉。http://idv.sinica.edu.tw/kongpin/2.pdf
—,2015,〈台灣人民常見的法律紛爭類型:城鄉差異、人口及社經特性〉。《台灣社
會學刊 》58: 157–190。
林端,1994,《儒家倫理與法律文化:社會學觀點的探索》。台北:林端。
陳聰富,2002,〈法治主義、法律文化與台灣社會變遷—以民意調查與統計資料為中
心〉。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成果報告。
黃國昌、林常青、陳恭平,2014,〈台灣人民對法院的信任支持及觀感—以對法官判
決之公正性及對法院表現的滿意度為中心〉。http://idv.sinica.edu.tw/kongpin/3.pdf
葉俊榮,1992,〈民眾的法律態度〉。載於伊慶春、楊文山主持:台灣地區社會意向調
查八十年八月定期調查報告,頁183–188。
臺灣大學,2014,〈臺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臺灣法律與社會變遷調查〉。台北:臺灣
大學法律學院。
瞿同祖,1984,《中國法律與中國社會》。台北:里仁。
關秉寅,1999,〈台灣社會民眾處理人際糾紛態度之研究〉。《臺灣社會學刊》22: 127–
171。
蘇永欽,1995,《法治認知與台灣地區的政治民主化:從人民的執法行為探討》。行政
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成果報告。
蘇永欽、王正偉,1998,〈我國人民在法律與政治上認知及行為的關聯性初探〉。《政大
法學評論》60: 153–177。
蘇永欽、陳義彥,1985,《我國人民認知及處理法律事務障礙因素之研究》。行政院國
家科學委員會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成果報告。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Opinion Research, 2011, Standard Definitions: Final Dispositions
of Case Codes and Outcome Rates for Surveys. Deerfield, IL: AAPOR.
Curran, Barbara A., 1977, The Legal Needs of the Public: The Final Report of a National
2011 年台灣人民法律紛爭面訪:設計及基本統計 123
Survey. Chicago, IL: American Bar Foundation.
Dignan, Tony, 2006, Northern Ireland Legal Needs Survey. Belfast: Northern Ireland Legal
Services Commission.
Genn, Hazel, 1999, Paths to Justice: What People Do and Think about Going to Law. Oxford:
Hart Publishing.
Genn, Hazel and Alan Paterson, 2001, Paths to Justice Scotland: What People in Scotland
Do and Think about Going to Law. Oxford: Hart Publishing.
Huang, Kuo-Chang, Chang-Ching Lin, and Kong-Pin Chen, 2014, “Do Rich and Poor
Behave Similarly in Seeking Legal Advice?—Lessons from Taiwan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Law and Society Review 48(1): 193–223.
Kawashima, Takeyoshi, 1963, “Dispute Resolution in Contemporary Japan.” Pp. 41–72 in
Law in Japan: The Legal Order in a Changing Society, edited by Arthur T. von Mehren.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Miller, Richard E. and Austin Sarat, 1980–1981, “Grievances, Claims, and Disputes: Assessing
the Adversary Culture.” Law & Society Review 15(3/4): 525–566.
Murayama, Masayuki, 2007, “Experiences of Problems and Disputing Behavior in Japan.”
Meiji Law Journal 14: 1–59.
Murayama, Masayuki, 2009, “Japanese Disputing Behavior Reconsidered.” Pp. 261–298 in
Empirical Studies of Judicial Systems 2008, edited by Kuo-Chang Huang. Taipei: Academia
Sinica.
Pleasence, Pascoe, and Nigel J. Balmer, 2009, “Understanding Advice Seeking Behaviour:
Findings from New Zealand and England and Wales.” Pp. 219–259 in Empirical Studies
of Judicial Systems 2008, edited by Kuo-Chang Huang. Taipei: Academia Sinica.
Schwarz, Gideon E., 1978, “Estimating the Dimension of a model.” Annals of Statistics 6(2):
461–464.
Van Velthoven, Ben C. J. and Marijke ter Voert, 2005, “Paths to Justice in the Netherland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ILAG Conference, Killarney, Ireland.

Calendar

« August 2020»
MonTueWedThuFriSatSun
     0102
0304050607080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