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親對目睹婚姻暴力兒童需求之理解:焦點團體與紮根理論之應用

 硏究論文

 

 

親對目睹婚姻暴力兒童

需求之理解: 焦點團體與紮根理論之應用

 

洪素珍

 

 

----------------------- 摘要——^-------------------

目睹婚姻暴力對兒童身心發展影響涵蓋範圍甚廣,包括行爲、情

緖、認知、自我概念、世界觀及人際關係等Edleson 1999; Lemmey 2001; McCloskey 1999; Margolin and Elana 2000; Veenema 2001 ; 洪素珍2003 ;黃群芳2003),這些影響甚至可能延續到成年。目睹婚姻暴力兒童(目睹兒)的心理創傷是有跡可循的,若能及早覺察其需求,並提供適當的協助,對於減少目睹兒因目睹婚姻暴力而造成曰後靑春期與成年期的負面影響有很大的幫助。

多數情況下,婚姻暴力主要受害者是婦女一方。對於目睹兒來說, 經歷婚暴的ffi親通常仍擔任其主要照顧者的角色。雖然ffl親身心創傷可能很嚴重,但是居於養育子女重要角色的地位,她們對目睹兒的需求仍最敏感。因此,本硏究以曾經歷婚暴、且於婚暴期間育有目睹兒子女的婦女爲焦點團體訪談對象,探索其覺知目睹兒在婚暴經歷中的需求的經驗。不過,尚處於婚姻暴力的風暴期的婦女,由於本身仍處於危機狀態,覺察兒童的需求及所受到影響的敏感度將降低,不利於經驗値得取得,故本硏究中邀請參與焦點訪談的S親都已經離開婚暴


122調查硏究一方法與應用/第20的危機狀態。

在硏究法方面,本硏究將採取焦點團體法對接受參與硏究的婦女進行訪談,以探索其經驗;採用紮根理論進行資料的分析,企圖從得到婚暴婦女照顧目睹兒的經驗的資料,近一步得到照顧目睹兒需求的理論。

透過參與焦點團體的ffi親們的經驗資料分析,目睹兒所受到的主要傷害有:生理的成長、對安全的認知,以及情緖與行爲等;其需求則爲:需要安全的生存環境、被理解其壓力的需求、學習對暴力的認知、學習非暴力的人際關係,以及治療受創的情緒。

因此,目睹兒不僅在認知上遭受創傷,情緒創傷也很嚴重;應該接受長期的,而不只短期的治療。而由於婚暴議題屬於公領域範圍, 擴大社會對此的了解和參與,並整合相關資源加入協助系統,對於目睹兒復原有積極和正面的意義。

 

關鍵字:目睹婚姻暴力、焦點團體、紮根理論

 

Mothers' Perceptions on the Needs of Child Witnesses in Family Violence: Focus Group and Grounded Theory Methods

Su-chen Hung[1]

ABSTRACT

The aim of this study is to explore how the mothers who are involved in family violence perceive children's needs in such an environment. Witnessing violence between parents may affect children's emotions, behaviors, cognition development,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nd world views (Edleson 1999; Lemmey 2001; McCloskey 1999; Margolin 2000; Veenema 2001;洪素珍2003 ;黃君羊芳2003). These effects may continue into adulthood. There­


fore, it is important to help children deal with the effects. Since the mother plays a significant role in caring for children, even when experiencing family violence, it is vital to study such mothers' understanding of their children's needs. A focus group was developed, in which mothers who have experienced signifi­cant family violence were invited to participate. The group dis­cussed how participants understood and handled their children's needs during and after family violence. The main findings are as follows:

The mothers indicated that the needs of their children include the desire for safe place to live, being understood, learn­ing about the concept of violence, learning non-violent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nd healing traumatic emotions. Their chil­dren's traumatic experiences affected their physical, behavioral and emotional developments, as well as their feelings about safety.

 

Key Word: family violence, child witness, focus group, grounded theory

 

 

 

―、前言

 

10年來,兒童被虐待問題在台灣社會各界越來越受到重視,政

府、學界以及實務界也因此投入比以往更多的資源和心力;同時,在

婦女受虐的問題上,也在民國85年家庭暴力防治法公布實施後,受到比過去更多的關注。

依據內政部家庭暴力曁性侵害防治委員會婦女服務案件的統計, 民國88年通報件數只有12836件,但到了民國90年,則急遽而不可


思議地增加到29368件;緊急安置件數亦由51件暴增為1307件。這個統計數字內容,被關心的主角還只侷限在直接受虐的一方,雖然家庭暴力事件已被納入受法律保障的領域中,但是對身處風暴範圍中的其他家庭成員也需要被關懷的認知則尙未普及。

家暴事件通常發生在夫妻間,其中又以婦女一方為主要受暴者。其子女則常常為暴力現場的目擊者,雖然他們也許沒有直接受到身體上的傷害,但目睹父母間的暴力衝突後,尤其是未成年的孩子常常因而在心靈上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以民國90年所通報的近三萬家暴案件估計,每一案件如果有一位目睹兒,一年有三萬名兒童暴露在家庭暴力環境中。事後不論母親是否離開暴力婚姻關係,對目睹兒所造成的影響已經形成,並可能延續到青春期及成人期。

有關目睹婚姻暴力兒童(目睹兒)的問題硏究及議題是近年新興之專業,這些孩子可能因家暴影響受到心理創傷,至於傷害所造成後果有多少?卻因硏究不足而尙難以精確估算。

從國外既有文獻的硏究結果中分析,多數硏究均指出目睹暴力對兒童所造成的短期及長期的創傷涵蓋了行為、情緖、認知、自我概念及對人際關係的影響等Edleson 1999; Lemmey 2001; McCloskey 1999; Margolin and Elana 2000; Veenema 2001)。在台灣,根據有限的硏究(洪素珍2003 ;黃群芳2003),包括筆者多年臨床經驗觀察亦發現,目睹兒受到的傷害情況和國外報吿類似。

而有鑑於母親通常為未成年子女的主要照顧者,包括受暴婦女多數也還擔任照料工作,對於目睹兒包括心理、行為等各方面的需求最為敏感。因此,為了使目睹兒得到更精緻適當的協助,從主要照顧者對之照料與相處的經驗資料進行分析著手,將是理解目睹兒需要最直


接有效的管道之一。

 

文獻回顧

(一)目睹婚姻暴力兒童之定義

筆者參考Jaffe等人(1990)之定義,界定目睹婚姻暴力之兒童為:「經常目睹雙親(指現在或曾經具有婚姻關係的父母)之一方對另一方施予虐待之兒童。包括直接看到威脅、毆打,或沒有直接看到、但聽到毆打或威脅行為,或者僅看到它最後的結果,例如:第二天看到受害的母親的傷痕。」

從臨床經驗中發現,有時雙親未必有合法的婚姻關係,但確有婚姻之實質,係以同居關係共同生活,故本硏究將「雙親」定義擴展為「不一定有正式之婚姻關係,但有實質之婚姻生活的同居雙方」。

至於「兒童」的定義則根據我國福利法之規定,專指未滿十二歲之人。

(二)目睹婚姻暴力對兒童身心發展的影響

硏究發現,儘管年齢尙幼,置身於父母婚暴環境中的嬰幼兒便可能有生理發展及生存的安全感的障礙產生。這與多數情況下,婚暴主要受害者是婦女一方,嬰幼兒和母親有著基本的依附關係的需求有關,他們的日常飮食、睡眠都可能因母親受暴受到干擾。處於暴力恐懼中的母親還可能因心理創傷,無法有效處理因照顧幼兒所帶來的巨大壓力;敏感的幼兒也會意識到母親的焦慮,以及生活基本需求無法滿足Wolfe and Korsch 1994 ;洪素珍2003)

Jaffe等(1990)從被安置的受暴母親的幼兒們的觀察硏究中亦發現,目睹婚暴的幼兒們通常呈現出較差的健康狀況,有體重及飮食的問題、睡眠的困擾、無預警的大叫等困難照料之狀況,在在顯示婚暴對嬰幼兒發展影響極大Jaffe et al. 1990)

除以上立即的影響外,目睹兒進入學校後(含幼兒教育),負向的影響還將持續,他們在情緖、行為、人際關係,以及認知態度上均容易發生困難,以下將詳述之。1.情緖與行為上之狀況

幼兒因口語發展的限制,情緖難以用語言直接表達,通常代之以行為表示。從硏究當中發現,較幼小的目睹兒,常見無預警的大叫、攻擊行為、躲藏自己、發抖或口吃、退化之行為,以及身心症等狀況(Hughes 1988; Fantuzzo et al. 1991; Lemmey 2001 ;洪素珍2003)。當母親遭受到暴力威脅(情緖或身體),子女所需之安全感與日常生活的穩定性會受到極大的威脅,他們異常的行為即為不安情緖的表現。但因多數孩童缺乏自主能力,雖然可以覺知婚暴家庭缺乏安全,卻無力尋找另外的出路。更糟的是,婚暴的過程往往是循環發生的,很少是偶發的個別事件,所以目睹兒會持續生活在恐懼中,等待隨時可能發生的下一次目睹家暴惡夢再臨。

'當兒童再年長一些,已經可以概括認知家庭暴力的真相。他們可能希望外人可以成為自己家庭的拯救者,但卻也同時學習覺察到,家庭暴力是令人羞愧的秘密Wolfe 1990; Edleson 1999),因此進入一種矛盾情緖。他們的羞愧感可能影響到自尊與自信,亦可能把過錯歸咎於自己,形成罪惡感,覺得家庭產生暴力是因自己犯錯、不夠好所致(例如:如果我乖一點,爸爸就不會打媽媽了);或是自責沒有能力保護受暴的一方。罪惡感與無力感將影響兒童的自我形象與自信,更有甚者,其中有些可能因長期處於目睹暴力環境產生創傷壓力症候群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Graham-Bermann and Leven-dosky 1998; Fisher 1999)

在曾經發生家暴事件的家庭中,家暴通常還會長期且不定時地發生,這對目睹兒的安全感、信任感等基本心理需求除造成直接威脅, 致使產生無助感、挫折感和其他生理反應外,他們常常會形成特殊的心理機轉以資因應。比如以否認、抑制、解離、自我麻痺、認同攻擊者和攻擊自己等因應機轉來協助自己度過壓力Lemmey 2001 ;沈慶鴻1997 ;陳怡如2003)。很不幸的,根據臨床經驗顯示,即使兒童脫離暴力環境後,目睹婚暴所發展出來的因應機轉仍會繼續沿用到未來的生活裡。2.認知態度上的影響

本硏究所指「認知態度上的影響」,是將焦點放在目睹兒的學習成就及對使用暴力的態度上。有些硏究著重於探討認知發展和目睹暴力之間的關係,這也是現在針對目睹兒心理治療需求的主要依據。

Mathias等人(1995)的硏究發現,目睹兒學業成績和一般兒童並無差異,但認知發展上的差異卻是顯著的McGee 2000) Jeffrey (1999)的硏究則顯示,目睹兒發展過程中解決衝突的態度和使用暴力之間是有相關的。對青春期孩子而言,當暴力已成為家中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他們學會如何更加保密以及合理化暴力的存在,因此比一般青少年更容易使用暴力及憤怒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指責他人,並呈現

出高焦慮的行為表現(如咬指甲、拉頭髮及身心症)Margolin and Gordis 2000; Wolf 1994)。更嚴重的是,青少年男女在目睹暴力過程中向施暴者(通常為父親)認同者,將傾向在暴力的過程中,直接或間接的參與施暴者對受害者(通常為母親)的傷害Straus et al.; Jeffe et al. 1990)


3.人際關係之影響

本硏究所謂「人際關係」是指目睹兒與同儕及家人的親密關係。有硏究指出婚暴對目睹兒的人際關係、社會技巧與社會適應造成影響(Wolfe and Korsch 1994; Lemmey 2001; Song et al. 1998; Fisher 1999 ;洪素珍2003)。目睹兒可能因缺乏安全感,並持續感到恐懼和憂慮,惡劣的情緖狀態使他們無法和其他人建立穩定的關係,導致人際關係的疏離;當然,有些人亦可能因自卑及想保守家庭秘密,而不願與他人建立親密關係。

而與施暴者的關係裡,在雙親分離之後的情形中,一些目睹兒便不願再與施暴者維持任何關係,或在施暴者訪視時,感到恐懼及逃避(Lemmey 2001)。至於在受害雙親一方的關係上,則可能對其產生不尊敬、易對其發怒,或不聽管教等Lemmey 2001)

 

(三)目睹婚暴兒童之創傷在性別上之差異

有硏究指出,長期目睹婚暴的兒童通常從國小開始,會因性別的不同,呈現出不同的創傷反應Wolfe 1994)

男童行為上會出現較多的違規,對人及物的攻擊、脾氣不穩定、難以管教,以及較多的干擾動作等。這些外向性問題行為很明顯,通常可以被注意到Rosenbaum and O'Leary 1981 ;曾慶玲1998 Wolfe et al. 1985; Wolfe 1994)。他們在情緖上傾向內化問題,有較多的哭泣、憂鬱、人際的疏離及身心症狀等。

對於女童而言,她們行為則常呈現出返縮、被動、依賴行為,以及身心症狀。在青少女階段,則不易信任男性,及對婚姻抱持負面的看法Lemmey 2001; Wolfe 1994; Hughes 1986)。當她們開始與異性約會,會較其他女性易成為身體暴力的受害者。可是暴力的行為卻


常被她們曲解為愛的表現Lemmey 2001)

雖然有硏究顯示,女童呈現較佳的社會適應Jaffe 1986 ;江睿霞1993 Wolfe 1994),但創傷所呈現的性別差異硏究結果也許是因硏

究資料不足所致,可能需要收集與分析更多的臨床硏究資料,才能有進一步的結論。

除了性別差異外,就如同其他重大心理創傷硏究需要考慮到個別性一樣,不是所有目睹兒的症狀都一樣,也不是每一位都有文獻已發現的這些創傷症狀。

 

三、研究對象與資料蒐集方法

 

(一)硏究對象

本硏究經由組織目睹兒生活主要照顧者(母親)之焦點團體,藉析論焦點團體討論呈現的經驗資料和觀點,希望得出照料目睹兒之需求重點,以協助目睹兒順利復原。

本硏究對象(硏究參與者)限定為曾經歷婚姻暴力的受害婦女, 且子女曾為目賭其家庭婚暴者。係透過三所我國主要服務家暴受害者相關機構(北部為天主教善牧基金會、南部為高雄市與高雄縣家庭暴力曁性侵害防治中心)合作聯繫可能的硏究參與對象,先行寄送說明硏究目的、動機和方法的邀請函,經過參與者簽署同意書後,組織而成,一共有16人。她們當前的婚姻狀況呈現多元,有些離婚、有的分居,有的婚姻關尙存,少數則居住庇護所。詳細資料請見下表。

硏究團體活動分為南北兩區(高雄地區和台北地區)共三次進行(高雄縣一次、高雄巿一次、台北地區一次),每次歷時約3小時。參與成員則分別是高雄縣7人、高雄巿5人,和台北地區4人。


1高雄縣S親焦點團體基本資料(編碼代號Mol1)

 

代號

受訪時婚姻狀況

居住狀況

子女人數與年紀

1

維持婚姻有保護令

與子女及丈夫同住

一男(10歲)一女(8歲)

2

維持婚姻

與子女及丈夫同住

一女(15歲)一男(13歲)

3

維持婚姻有保護令

與子女及丈夫同住

一女(10歲)一男(7歲)

4

維持婚姻

與子女及丈夫同住

一男(3歲)

5

離婚

與子女同住

二男(12 9歲)

6

離婚

與子女同住

二男(15 12歲)

7

離婚

與子女同住

二男(13 10歲)一女(8歲)

 

 

2高雄市S親焦點團體基本資料(編碼代號Mol<2)

 

代號

受訪時婚姻狀況

居住狀況

子女人數與年紀

1

離婚

與子女同住

一男(5歲)

2

離婚

與子女同住

二女(12 6歲)一男(10)

3

維持婚姻有保護令

與子女及丈夫同住

兩女孩(8 6歲)

4

維持婚姻

與子女及丈夫同住

兩女孩(25 22歲)

5

離婚

與子女同住

一女(15歲)一男(13歲)

 

 

3台北地區S親焦點團體基本資料(編碼代號MoT)

 

代號

受訪時婚姻狀況

居住狀況

子女人數與年紀

1

離婚

與子女同住

一男(12歲)一女(9歲)

2

離婚

與子女同住

兩女孩(18 16歲)

3

維持婚姻

與子女及丈夫同住

一男(9歲)一女(5歲)

4

維持婚姻有保護令

與子女同住

一男(2歲)


(二)硏究倫理

在複雜多元因素交互作用的社會科學硏究領域中,自然科學if究的客觀原則在企圖獲得社會現象的內隱知識時往往不能起有效的作用,因此造成質性硏究的興起。質性硏究最大的特色在於硏究者的角色經常必需是參與的,與硏究對象進行有條件的互動。而在這種究關係裡,硏究者和參與硏究者的互動條件和界限必須嚴格設定,也就是硏究倫理的維護,以保障硏究品質和硏究對象的安全性。因此,本硏究本著維護硏究過程參與者權益的原則,特別著重於以下倫理議題。

1 硏究參與者的同意權之行使

一份良好的同意書包含三項因子:提供盡可能完整有關硏究的訊息、考量硏究參與者的能力,以及自願性Turnbull 1977; Heppner 1992; McLeod 1994) Turnbull (1997)認為,「能力」指硏究參與者

能否了解硏究者所提供的訊息? 「自願性」則指其否達法定成人年齢? 而「完整的硏究相關訊息」則指那些訊息被給予及如何給予硏究參與者?

「同意權」之決定是指:潛在的硏究參與者依據硏究者所提供的訊息而作成是否參與硏究的決定Heppner 1992)。當硏究者提供潛在硏究參與者有關硏究的過程、目的、及可能的危險後,此硏究參與者可以了解參與某硏究的個人可能需要付出的代價,並可以為此負責(McLeod 1994)。然而,實際操作中非常困難定義何謂「完整」的訊息,以及應提供多詳細的硏究訊息給硏究參與者。因此除了硏究事前盡量設想周全外,硏究者也應該在硏究過程中時時注意到硏究倫理的界限是否被逾越的問題。


本硏究取得參與硏究者的同意權係相關社工人員協助下,先將邀請信寄送可能參與硏究的婦女,信函中詳細說明硏究目的,並強調拒絕參與硏究不至於影響到她們原本享有的社會福利。藉著消極的說明增^]自願性的決定權,提高參與者的自主動機。

2.  對硏究參與者的保密原則

「匿名性」意指硏究參與者所提供的訊息無法被讀者由參與者的基本資料相連結Heppner 1992; McLeod 1994)

在本硏究裡,硏究參與者的姓名已被號碼代替,有關身分的原始紀錄資料於硏究結束後即行銷毀;而硏究過程中包括原始的錄影帶、錄音帶,以及文字、圖畫等紀錄,則於機構中被妥善保管。

3.  對硏究參與者的無傷害性的原則

「無傷害性原則」指硏究者不會對硏究參與者做出傷害之事(Watkins 1991) Diener (1978)指出,對社會科學家而言,最重要的原則就是不能使硏究參與者因參與硏究而受到傷害。硏究對硏究參與者的傷害可能是有意亦可能是無意中發生,故硏究者有責任在硏究設計及執行時意識到可能的傷害Heppner 1992)

根據本硏究的設計,焦點團體領導者為具心理諮商背景的專業人員,他除了能夠恪守專業倫理外,也有能力在團體活動中,處理在參與者進入分享個人對婚暴看法時所可能引發的負面情緖,降低可能的傷害性,對參與者的安全有基本專業保障。另一方面來說,由於專業人員的加入引導,焦點團體參與者可能在討論過程發現自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而減少孤獨感,亦可能因貢獻自己的意見可以幫助未來接受協助的目睹兒而獲得成就感。


(三)資料蒐集方法

本硏究的資料蒐集採用焦點團體法。焦點團體是運用團體動力讓一群同質性高,且興趣相同的人腦力激盪,整合出硏究者所需要的資料。焦點團體訪談的目的,在於塑造一種坦誠的、常態的會談,以更深入探討硏究的主題。是一種由探討標的個人集合而成的團體,這群人就經過選擇的主題,應硏究者的要求提出他們的觀點Stewart and Shamdasani 1990) °

就焦點團體所蒐集之資料的性質而言,「焦點團體非常適合用於探索人們的經驗、意見、期望及關心的事,尤其有利於讓參與者自發性地塑造自己的問題、構想及概念,並以自己的言語來說明自己的重點。同時也使硏究者得以檢驗人們在一個社會脈絡運作中的不同觀點。更重要的是,團體的運作得以讓硏究者探討經由團體討論此種社會互動,參與者對事件的意見是如何被表達、譴責、反對或改變,以及此種同儕溝通與團體道德間的關連性」Kitzinger 1999)

本硏究希望運用團體動力讓有婚暴經驗的參與者討論她們覺察子女在此環境下的生活經驗,用自己的語言和團體其他成員來探索她們對子女的覺察。於此,參與者們與硏究者均有機會理解到對於類似經驗的詮釋是多元的。

焦點團體的另一種優點在於硏究者可以經由問題提問,讓參與者依自已的經驗及觀點,提供比較參與者是否與他人有所不同,及有何不同之處的解釋因素,而不僅是硏究者總和參與者之個人資料所做的詮釋Denzin 2000)。故焦點團體訪談的目標不在於建立共識,重要的是在獲得對爭論問題所持的廣泛意見。

焦點團體特別適用於對有關的主題知之有限的探索性硏究,其主


要假定是:「人們是有關硏究資訊的有價値來源」;以及與當事人作直接的、擴展式的對談所獲得的許多想法和意見,這些都是了解某一主題的關鍵。

Krueger (1998)指出,焦點團體具有下列之特質:

1.  焦點團體是透過融洽的互動interaction),將團體中同質性(homogeneous)的參與者整合並促使腦力激盪;焦點團體訪談所鼓勵的互動不僅存在於主持者與參與者之間,也存在於參與者相互之間。比如在焦點團體的過程,參與者們常常會互相問問題,以及主動給予彼此情緖支持。

2.  焦點團體是透過聚焦式的討論,茲以獲取質性資料;團體的體例給個別參與者提供支持,而且鼓勵他們在表達意見時能有較寬廣的胸襟。

3.  焦點團體訪談鼓勵個人經由與他人的互動,對指定的主題形成意見。焦點團體質化的資料收集過程,不但是歸納式induc­tive) ,更是自然方式naturalistic)的資料收集之方法。如本硏究雖設計四個討論大綱(見附錄二),但並不勉強參與者一定要從哪裡討論起,而是依團體的自發對主題形成多元的看法及經驗的交流。

在質化硏究進行的過程中,硏究者可以將資料的蒐集工作(焦點團體)分為幾個階段進行。每一個團體討論完畢,同時進行資料的處理及分析,並隨時修正分析結果顯示的階段硏究設計缺失;修正後在進入下一階段,同樣的也是一面討論一面分析資料,並依分析結果決定再進行修正的需要。

本硏究設計三次的焦點團體,第一次為高雄縣的焦點團體,第一次的活動結束後即進行初步的資料分析,以作為第二次高雄巿團體的


參考,第二次高雄巿初步資料分析,再成為第三次台北地區團體修正參考,硏究依此原則完成資料蒐集的工作。

 

(四)資料分析方法

質化硏究本身就是一個動態剖析的歷程,硏究者同時進行收集資料、整理資料和分析資料的工作。焦點團體所獲取之資料則以紮根理論進行分析。紮根理論由資料所建構的理論是為了解決具體的問題, 而且將文獻視為資料的一種,而非引導硏究的權威,所以硏究不是為了印證既有的理論,而是由資料的歸納與演繹過程發展理論模式,有較大的創意空間,不被固有的文獻限制,可由實際狀況中發展理論。

本硏究使用紮根理論分析受暴母親的焦點團體步驟如下: 1.開放性譯碼:

開放性譯碼是將資料分解、檢視、比較、概念化,和範疇化的一種過程湖幼慧1996)。開放性譯碼不但幫助發現資料涉及範疇,也協助確認這些範疇的性質和面向。進行開放性譯碼時先不考慮譯碼單位與單位間的關連,只將逐字稿內容分成數個現象與事件,然後定義

現象或事件,給每個現象或事件概念化命名,也就是將其抽象化ab­stracting) 。在資料被分解成個別獨立的事例、想法、事件和行動後, 再給於一個概念性名稱。於較大單位的事件下標出數個相關的次要小事件,把大單元事件盡量切割成能切割的最小單位。這時,各單位間有些從屬關係,屬於同一個範疇,有些則分屬於不同的範疇。Strauss and Corbin 2001)

本硏究開放性譯碼進行程序如下:

1.  將九小時母親焦點團體錄音資料轉為文字資料(逐字稿)。

2.  由硏究者讀過全部的逐字稿內容,得到資料的整體概念。然後回顧


整體焦點團體過程,對逐字稿進行整理與編碼,以及製作錄音帶的內容索引,其中包括了錄音帶大綱,例如第幾次焦點團體、重要的接點位置、內容概要、資料的日期、每個受訪者的代號、及段落編碼等,以便於對焦點團體過程有整體的掌握,和日後重新抽聽。例

如在本硏究中以Mo代表對母親的焦點團體訪談,以T代表台北、K1代表高雄縣、K2代表高雄巿的焦點團體,以P代表段落編碼,如MoTP.l就代表台北母親的焦點團體第一段

落編碼。

3.  從閱讀逐字稿和回顧團體中,紀錄下筆記。

4.  進行開放性譯碼的步驟如下:

 

(1)從關鍵字句形成初級概念。所謂的意義段落、關鍵字及初級概念, 為一將資料系統化之過程,並與硏究目標相環扣。首先將原始資料經由分析、比較與檢視,分解成獨立事故、念頭等各個現象, 再賦予個別可以代表這些現象的名字,也就是「概念化」的工作。本硏究要探究的目的是了解受暴母親如何理解她們目睹婚暴子女的生活經驗,以及如何從巨視社會脈絡的觀點來滿足他們成長的需要,因此概念的形成將以這些目的為核心。

(2)為減少概念的數量,同樣須藉由分析、比較與檢視的步驟,將看似同一現象的概念聚攏成一類,這個過程即稱為範疇化(胡幼慧1996)。開發一個範疇category),首先要開發它的性質pro­perties) ,再從性質中區分出面向dimensions),此為次級概念的形成。如Pidgeon (1996)所建議的,編碼資料的同時,不只是將初級概念列出,亦開始去發現概念間的關係,由概念間的關係發展出初級概念的概念群。例如本硏究資料中母親描述許多她們觀察到婚暴對子女的影響,經由次級概念的形成,由原本的七


個初級概念(生理、認知、情緖、行為、人際關係、對母親的看

法及對父親的看法),範疇化後成為四類(生理、認知、情緖與行

為、人際關係)。2.主軸譯$馬(Axial coding)

關聯類別與次類別的歷程,稱為「主軸」。由於編碼係圍繞著某類別的軸線進行,並在屬性和面向的層次上來連結類別。所以,主軸譯碼與開放譯碼在實務操作時通常是同時進行的。

主軸編碼的目的,是為了將在開放編碼中被分割的資料再加以類聚。在主軸編碼中,將類別與次類別相互關連,以對現象形成更精確且更複雜的解釋Strauss and Corbin 2001)。當分析者依據主軸來進行編碼時,藉由回答誰、何時、何處、為何、如何和有何結果等問題, 分析者就能使結構structure)和歷程相互關連Strauss and Corbin 2001)。就本硏究而言,硏究者在分析資料過程中不斷詢問暴力發生時兒童發生什麼事、何處、何時、如何、有何結果,以及母親如何知覺兒童的反應等問題,以依主軸尋找答案。這麼做,硏究者即能發現類別之間的關係。回答這些問題,有助於硏究者將現象脈絡化contex-tualize a phenomenon),意即將現象歸位在一個條件結構condi­tional structure)中,並指認出類別「如何」彰顯其意義Strauss and Corbin 2001)。換句話說,筆者可以理解母親在怎樣的脈絡下來詮釋婚暴對兒童的影響。

統整工作的第一步,是決定出代表該硏究的主題的核心類別a central category) (Strauss and Corbin 2001)。此階段目的在於將初級的概念群再度整合為更核心的概念,故重點在於初級概念間的關係與理論間的可能連結Pidgeon and Henwood 1996),亦為發展議題themes)間關係的階段。硏究者先將每份資料的重要段落標出,


並整理標出關鍵字群,針對關鍵字群與意義段落進行次級概念的分組,再給予概念化的主題,並將這些次級概念對照硏究目的,再組群為數項核心概念群。例如在本硏究中最後的核心概念就是母親對兒童受到目賭暴力影響的理解,以及母親對兒童需被協助之需求的理解。本硏究主軸譯碼進行程序如下:

1.   依照譯碼典範將本硏究要探究的兩個主要範疇(母親對兒童受到目
睹暴力影響之理解,以及母親對兒童需被協助需求之理解)與其副
範疇連結起來。

(1)將主範疇之一的「母親對兒童受到目睹暴力影響之理解」與兒童在婚暴壓力下生理、認知、情緖與行為、人際關係之影響的四項

U範疇,進行開放性譯碼的合併、組織,配合文獻中發現的相關

理論,找出母親覺察目睹婚姻暴力對兒童的影響。

(2)將所選取的逐字稿分類到副範疇中,為每個事件在範疇或面向的不同層次間找到定位,利用逐字稿的脈絡與順序檢視分類是否正確、完整,定義是否淸楚明確。

 

2.  在分析過程中若發現尙有遺漏的性質或面向就隨時補充進各個範疇,不斷問問題、假設,並在逐字稿間找證明,以驗證範間的關係。

3.  將硏究問題分成「母親對兒童受到目睹暴力影響之理解」以及「母親對兒童需被協助之需求之理解」兩個部份,編寫兩個主要範疇的進展。

 

四、硏究結果分析

 

(一)母親對兒童受到目睹暴力影響之理解

母親所知覺到目睹暴力對兒童的影響可分為四項:一、生理的影


響;二、認知思想上的反應;三、情緖與行為上的反應與影響,包含了發生暴力當下的反應,及事件過後的情緖狀態及行為上的反應; 四、人際關係的狀況,分別包括了對母親和父親的感受與看法。

以下筆者搭配焦點團體中相關互動片段原始逐字稿的描述,以增加資料豐富性和支持硏究發現的強度。1.生理上對兒童的影響

許多母親觀察到家中目睹兒生理健康狀況會隨家暴狀況有所起伏,例如感冒、發燒、哭鬧,甚至不合年紀的漏尿、便褲之狀況,且無性別上的差異。甚至幼兒也會睡不好、發燒等。母親們普遍對於婚暴造成兒童的生理影響感到訝異和心疼,她們沒料想到孩子竟如此敏感於家庭異常氛圍;有些婦女雖未觀察到此部分的影響,但認為可能是因處於慌亂而忽略兒童身心的變化。

「我會發現只要我們有爭吵,孩子隔天他就不舒服了 。他可能生病、可能感冒,這是我長年這樣子觀察下來。」MoKlP.2> 「他就是整個人完全都縮在一起。他就是一整天下來都很難帶,他就一直哭,啊不然就是發高燒。甚至有,有一次燒到四十一度多, 那時候長庚醫師檢驗出來没有任何原因啊,抽血檢驗也做了 ,比較精密的一些檢驗,完全都没有問題啊。反而住院了三天之後, 在我娘家住了一個禮拜,燒完全退了 ,吃也很正常。在和他爸爸吵的那一段時間,任何食物都没有進去啊,就是連醫師也査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MoKlP.ll

母親們對目睹兒的觀察與許多硏究文獻上的資料可說相當一致(Wolfe and Korsch 1994; Jaffe et al. 1990)。此外,有硏究也指出

兒童因目睹母親受暴所產生的行為問題可能在離開暴力氣氛的環境後會有立刻的改變(洪素珍2003),這也和本硏究團體中母親的經驗相


符。

2.兒童認知思想上的反應影響

「認知思想上的反應」指的是目睹兒對個人婚姻、家人安全議題, 和對抵抗父親暴力的看法,以及在校學業的學習狀況等。

在本硏究的資料呈現裡發現,不論性別為何,目睹兒均有長大不結婚的意念,或認為結不結婚將是一個衝突的決定。這在其他硏究中亦有類似的發現(胡美齢1998)

從團體中母親的經驗來看,子女年紀在九歲以上者較會有以上認知的表達,許多母親因此開始擔心子女未來的親密關係。其中有兩位的子女已成年,母親更強烈察覺了他們對於親密關係的恐懼。

「一直到現在,我女兒她們會講説,螞媽,我長大之後我絶對不要

結婚。」MoK2P.5

至於在安全議題上,他們則經常呈現需要保護自己及母親,或希望有男性來保護自己的看法。但是根據焦點團體產生的資料,只有男孩提到要保護母親,同時也需要一個男人的保護的想法。所以在成為保護者或被保護者的角色上,男孩似乎比女孩有更多的衝突。而男孩也比女孩更常提及反抗父親暴力。

「她現在會想説,我有很多錢的話,可以買楝房子,也想到説,房子裡面必須要很多鐡窗,這樣子別人才不會進來。」<MoK2, P.23> 「他每次只要談到有關爸爸的事情,我就覺得其實他很希望説家裏有一個男人來保護他,他比較有安全感。」MoK2P.13> 「他嘴巴會説,他將來長大如果爸爸怎麼樣的話,他就怎麼樣,他就是要保護自己,也要保護我。」<MoK2P.14> 「兒子跟我説,他如果打我的話,我也會打他,我也會還手。」<MoK2P.22>


在學校課業部分並沒有母親提及兒童的功課學習有特別的困難,

此點和文獻的發現的結果相同Mathias et al. 1995)3.情緖與行為上的反應與影響

兒童的情緖狀態與行為反應是分不開的,硏究雖然分別分類,但同時討論將比較容易理解其中關連。焦點團體中的參與母親們陳述最多的內容為此項目,顯示她們最擔心的層面為目睹婚暴對兒童情緖與行為反應的負面影響。

(1)目睹兒在面對父母發生暴力時的反應

McGee (2003)的硏究發現,即使很幼小的兒童也可以感受到家中暴力的氛圍,兒童可以感覺到家中的緊張氣氛,嬰幼兒也可感受這種壓力,以致於無法安穩處於母親照料之中。

大部分目睹兒面對父母間暴力的情緖反應類似,但在行為表現上有所差異。大部分母親都可以發現目睹兒情緖的緊張及恐懼。由於暴力不只是發生在一瞬間的行為,且是持續的歷程。因此當兒童意識到父母衝突可能開始時即會感到壓力,會以行動試圖緩和父母間一觸即發的暴力,比如說開始哭鬧等。也就是所謂「使用生理性策略」McGee 2003; Groves 2002)來保護受暴的一方(通常是母親)。

「我兒子(四歲)就會一直跟我説:『媽媽你説好,快點啊,你説好,爸爸在問你啊,你説好』」<MoKl, P.30「我們在吵架的時候,她(女兒,10歲)若看到我在跟他吵架的時候喔,小孩子都會説:『媽螞你不要理他,你不要理他,你跟我説你不要理他的,你還理他(台語)。』因爲她知道,我如果跟他吵架,我會比他還兇,我若對他兇,他會很不服,而且一定會越吵越兇(台語)。」MoKlP.29

有硏究指出,目睹兒面對婚暴行為主要反應為消極逃避、不知所


措及積極介入三種(莊靜宜2003)。本硏究則發現部分目睹兒還有「自我傷害」的反應,有些兒童面對暴力產生害怕、驚嚇的哭泣卻不被施暴者接受,或不產生效果時,他們會以自我傷害的方式來呈現內心的痛苦,而這種行為在不同性別、不同年齢的目睹兒身上都會發生。「有時候他們在夜晚,他爸爸他打我的時候,他們就會全部都縮在一起。他爸爸又講説你哭的話我打得越用力,然後到,一直到最後的話,他們完全都不哭。然後都甚至喔,把自己的嘴唇都給咬破。不然就説喔,反正只要傷害到自己的身體的話,他們會去做, 因爲就是没辦法發洩,」MoKlP.6

兒童使用心理的策略來調適自己,常用的方式是壓抑對暴力的感覺,幫助自己感覺到安全Groves 2002; McGee 2003)。本硏究發現, 「乖巧」、「安靜」似乎也是兒童在面對父母暴力相向時常見的壓抑反應之一。

「等他大一點了 ,那我就發現我們家有爭吵,他變成非常乖。他是一個很好動、很多話,活動力非常強的一個男孩子,所以你就會發現他就特別乖,那他也知道發生什麼事,然後他就會來問我。現在如果發生事情,他就會問我:爸爸不乖喔!」MoKlP.2> 無論目睹兒年紀多大,都有能力感受到家庭暴力事件,並且反應在情緖、生理及行為上,從內隱的麻木、憂鬱到外顯的煩噪、憤怒等均是。胡美齡(1998)亦指出婚暴發生當下子女會出現哭泣、驚嚇、憤怒等強烈情緖。除了立即的反應,母親們更發現許多情緖與行為反應是在暴力事件之後的日常生活發生的。(2)恐懼與沒有安全感

恐懼、恐慌、沒有安全感、害怕,及憂鬱是母親最常知覺到的目睹兒情緖,而且情緖不會因暴力結束而自動停止。例如,經常害怕被


施暴的父親抓走,很黏媽媽;害怕父親在家、害怕母親離開;晚上不敢睡或睡不好、門要關許多層、半夜會驚醒、晚上睡覺會尖叫;害怕出門及到學校;或者打人及踢人等都是在目睹兒身上曾經發生過的反應。

「他説:我怕被爸爸抓走。媽媽你要不要再回去?我説:『我不會再回去了』。」MoKlP.10

「小兒子很黏我。現在他上學嘛,已經半年多的時間,他還是很怕説媽螞你要去哪裡?你不要丟下我。他很怕説,我會被抓走,他怕看不到我。只要他一没有看到我的話他會找,就是説我在廚房煮菜的話,他也一定坐在旁邊,不然就是在客廳,有聽到有聲音, 他就覺得很好。」MoKlP.10

「就是有聲音他就覺得説,是不是壞人來了 ,或者是,是不是爸爸出現了,他都很擔心。」MoKlP.13

「他那個不安全感很強,而且老是要在那練武功啊,所以我比較擔心這一部分,因爲越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子,他自我防衛的那個心態會比較重,而且晚上他不敢睡,因爲睡得很不好。門就要關了好幾層,我們現在隔音設備都很差,聽到樓上有聲音、隔壁有聲音,有沖馬桶的聲音,或其他什麼聲音,他就開始嚇到就不敢睡。」MoKl, P.15>

由以上不同年齢及性別目睹兒的反應,可以看出目睹兒並不因離開暴力環境而停止恐懼,他們的不安全感可以持續好幾年的時間。但若母親情況穩定下來對他們的幫助將是很大的。母親處在暴力循環中和父親的分分合合,將增加目睹兒的不確定感,所以他們常擔憂母親是否要再回到父親身旁?甚至會要求母親不要回去。對許多受暴婦女而言,選擇回到施暴的丈夫身邊除感情依附、個人不安全感及經濟需


求之外,大部分母親們都不希望孩子被貼上「單親家庭」標籤,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常是選擇離不開施暴丈夫的重要理由。然而一個「完整」卻充滿暴力威脅的家,是否比「單親」卻沒有暴力的環境對孩子的成長更好?這恐怕値得受暴母親們思考。目睹兒需要穩定的生活環境來重建安全感與信任感,生活穩定性是兒童所能知覺到的人身安全、經濟安全與心靈關心的一個重要指標。(3)憤怒與攻擊行為

目睹兒常有令母親擔憂的憤怒,以及攻擊性的行為和語言發生。本硏究參與母親所提出目睹兒常發生的異常行為包括:對事情反應很激烈、會打人,攻擊弟妹和母親,丟擲東西,還有拿刀想殺死弟弟的例子,甚至想殺死爸爸的念頭也出現。這些行為讓母親感到管教子女困難外,更害怕孩子重複父親的暴力模式。少數的母親藉討論過程交換經驗,更確認孩子的暴力行為和目睹婚暴之間有所關聯。

「像模仿他(兒子)父親的舉動,就是説,小朋友不行打我,我打

小朋友,打他妹妹也拉頭髪。」MoK2P.l

「他(兒子)那個打人都是模仿的。吵架有的時候都會波及到孩子,

像丟東西都會丟到孩子,所以我兒子也會丟東西,他生氣的時候

會丟」MoK2P.l

「有一次最嚴重,他(兒子)竟然告訴對方,説今天我一定要打死你,一定要掐死你。好恐怖!那個話都是他爸爸講的。問題是他都没有正面看到衝突,因爲他爸爸每次要有那動作出現,他一定要進去房間,發生任何事情都不准出來,這些語言都是他爸爸講過的,居然那些話就像錄音機從他的口中再説一次,我當時聽了都儍了 。」MoK2P.8

「他(兒子)脾氣很暴躁,會去咬。那他最主要就是會去摔東西,


他把東西摔得到處都是,然後就自己坐在那邊哭。你特別去安撫

他,他反而哭得更厲害。」MoKl, P.22>

「我兒子也會説,他想殺死爸爸」MoK2P.31

「我儘量保護小孩子不讓小孩子正面看到或感受到,我一直覺的這

樣子大概可以避見掉很多的問題,但其實不是,那問題很大還是

在後面,我女兒一直到國二時就曾經拿刀要殺(弟弟),拿了兩次,

這個情況還没出現之前,她一直那個憤怒很大都壓在自己的心理

面,每次一有什麼事情她就尖p4 ,尖^一定要拼命地p4到好像很

多人都聽到,對一些事情的反應會非常的強烈,那我一直覺得她

的憤怒壓在心裡面。」MoK2P.7; P.8

目睹兒不分性別,均可能因為要發洩說不出的憤怒或保護自己而攻擊他人,但根據參與母親的陳述資料,男孩的暴力行為發生比例還是比女孩高。這樣的發現和許多硏究一致的Carlson 1991; Wolfe 1994 ;江睿霞1993 ;趙子玲1998 ;曾慶玲1998)

多數目睹兒無法處理因父母間暴力帶來的複雜情緖,常以向外攻擊的行為做為宣洩出口 ;但是有部分人會則轉向傷害自己來發洩,甚或希望以死亡解決痛苦。

「大兒子的話,窗簾不是有一個拉線嘛,他去繞著脖子,甚至説毛

巾他也一樣、繩子也一樣,就它繞在脖子啊。」MoKlP.9>

「女兒她會去拿剪刀,拿剪刀去剪頭髪。啊甚至有一次她去刺她的

皮膚,就在,女兒她是六歲那段時間。」MoKlP.10>

「中班的時候,我兒子跟我説『媽媽,我們去死,好不好?』」(MoKl,

P.6>

雖然有文獻指出,目睹兒男童有較高的外向性(如攻擊他人)行為,女童內向性行為(如自我攻擊)較多(劉弈蘭1998)。但從本硏


究參與母親的觀察陳述發現,自我傷害的想法或行為的目睹兒沒有顯著性別差異。

(4)壓抑與隔離自己的感覺

壓抑的情緖及行為反應也出現在目睹兒日常生活中,有參與的母親知覺到孩子很小(2歲)就學會「逆來順受」。如受驚嚇時,會忍住不哭;受傷沒有疼痛的感覺等。而有部分逃家的行為或因與無法表達情緖,而選擇逃避有關。

「老三就出現很奇怪就是説,明明知道她遭受很大情緖打擊,她就變成忍著,然後你會知道她想哭了 ,她也想要你抱,可是她就是不敢開口 ,只會躲在老師旁邊。我也懷疑她有幾點很奇怪,玩摔下去那雕像掉下來砸到她的頭,整個都黑掉,她也没哭耶,她越這樣我越害怕,從樓梯摔下去也不p4也不哭這樣。」<MoK2, P.38> 「我發覺老大(女兒)會很親密地抱起baby説,我好愛你喔,然後下一刻突然就大聲説『討厭』,跟爸爸的反反覆覆一樣。」MoKlP.38

「大女兒她完全會装做不知道,二女兒會跟她説(父母暴力之事件),她隔離自己,説没有没這回事都很好阿。」MoK2P.26從母親的陳述資料中可以發現,女兒似乎比兒子更容易有壓抑情緖的傾向。這呼應目睹婚暴女童性格傾向返縮的文獻資料Lemmey 2001; Wolfe 1994),但相關文獻還沒有見到與本硏究中參與者所陳述幼童(2歲)就會使用此防衛機轉相同的例子。因此,內向性的情緖防衛機轉有可能在年幼目睹兒身上就開始起作用。

部分參與硏究的母親也發現目睹兒較早熟,會思考自己及母親的未來,情緖上有較多的憂慮,呈現早熟的趨勢。他們思考的問題常與人身及經濟安全相關,例如:會很節省,想存錢要買房子;會擔憂母


親經濟能力及狀況等。而就參與母親的經驗資料認知,女孩比男孩早熟頻率高出許多,這部分的發現和Wolfe (1994)的硏究結果類似。

獨立、善解人意及會看人臉色是目睹兒在惡劣環境下發展出來的因應能力。他們敏感於母親的情緖,會關心母親是否傷心難過?有些會詢問母親的生氣是否和自己有關?有些則因為母親需要外出工作, 必須學習自我照料,獨立生活能力因而增加。由於目睹兒發展出早熟和善解人意的性格與婚暴有直接關聯,多數參與母親都認為孩子情緖上的傷害需要被理解,並接受諮商治療,這個結論將會在第二部分的分析中進一步呈現。4.人際關係的狀況

包括與母親、與父親、與同儕等重要人際關係,以及對未來婚姻的看法,都是影響目睹兒的生命歷程的重要因素。

在與母親的關係裡,通常不管兒子或女兒對受暴母親都感到心疼,會在母親傷心的時候給予支持,並會產生加以保護的想法。莊靜宜(2003)的硏究曾指出,受暴母親之親子互動以安慰陪伴型最多, 但並未提及攻擊母親之互動型態;而本硏究則發現有女兒對母親有語言及行為上的攻擊的例子,與Lemmey (2001)的硏究發現類似。

「我哭的時候,她(女兒)會拿衛生紙給我,不會説什麼。」MoK2

P.26>

「他嘴巴會唸他爸爸如果怎樣的話,他就怎樣,他就是要保護自己,要保護媽媽。」MoKlP.14>

「他們很生氣會罵我會什麼要再回去,或生氣的時候會一直用東西丟我。」MoKlP.26>

在與施暴者角色的父親的關係中,目睹兒的情緖極為複雜。有的目睹兒對父親除恐懼之外,還會有兩面討好的習慣,在母親面前討好


母親,父親面前則討好父親。許多年幼的目睹兒雖然在言語表現出對父親的厭惡,但還是期待他的陪伴;也有孩子覺得父親可憐,想回頭照顧那個曾經極力擺脫的施暴者。這都顯示目睹兒在施暴和受暴的父母關係中擺動游移,對父母的感情是充滿矛盾的。不過,本硏究有參與母親觀察到女兒對父親的認同感較強,相較起來對爸爸的矛盾情緖比兒子弱,這可能與女兒對女性角色認同,不期待自己應有保護受暴母親能力,這與兒子認同自己應該成為保護弱勢母親的男性角色不同。因此目睹女童在男性的角色的認同上呈現較多矛盾,可能是畏懼與親近並存的。大部分目睹兒對父母親的感情並未都能依照如部份硏

究(陳卉瑩2003)所提出的「親媽媽型」或「親爸爸型」淸楚歸類區分,他們不一定都想逃避父親Lemmey 2001),其情緖是陷於矛盾的。

「他現在會跟得你重覆爸爸壞壞,爸爸打媽媽,媽媽不敢回家,可是他同時又會找爸爸玩。」MoTP.l

「孩子覺得爸爸自己住很孤單,但是也不敢跟他住,會説以後長大等他老了再照顧他。」MoK2P.20

在同儕的關係中,部分目睹兒常出現打人和口出穢言的行為,這或因不知如何與人交朋友?以及不知如何表達喜歡他人的善意情感, 所以代以肢體衝突,或者以辱罵方式來表現,試圖用這樣的方法和他人建立關係。

「我了解到他(兒子)和同學處不來是因爲他很喜歡跟人家相處, 卻不知道怎麼去表達他的友善以及向他喜歡的人表示」MoKlP.8>

如在「憤怒與攻擊行為」一節中的分析,目睹兒較可能以暴力方式處理同儕間的衝突(本硏究資料中,暴力處理人際關係的以男孩較


多)。因此,許多參與母親認為教導目睹兒基本的社交技巧,及處理衝突的方式非常重要,希望可以防止他們形成認為男人解決問題的辛法就是使用暴力的刻板化印象。

除了使用暴力處理人際關係,有參與母親也提出部分目睹兒與人疏離、不易信任別人,個性變得較孤僻,常思考某個朋友是否値得信任的資料(本硏究資料中,以這種懷疑的方式處理人際關係的多為女孩)。

「她(女兒)現在等於是拒絶弟弟的,從來不會跟弟弟分享什麼東西,如果媽媽不在也不會去照顧弟弟,在她身上不會看到姊姊照顧弟弟的樣子。」MoKlP.9

「目前我觀察到的她(女兒)比較會拒絶人,而且是推開先生他們那一邊的親戚。姑姑跟叔叔也都很疼她,但她跟姑姑還是不親近」(MoKl, P.ll

因為缺乏安全感和對人不信任,而導致人際上的疏離,是目睹兒受目睹婚暴的主要影響之一Wolfe and Korsch 1994; Lemmey 2001),本硏究的資料亦呈現同樣的結論。

不論是以暴力或是用疏離的方法來處理人際關係,這都是參與硏究的母親所擔憂的。她們多認為目睹兒在情緖,以及人際關係上等議題需要被協助,至於協助的方法及面向將在以下進行分析。

 

(二)母親對兒童需被協助需求之理解

根據本硏究的資料顯示,參與的母親都知覺到婚姻暴力對自己孩子的確發生一些負向及正向的影響,並認為他們應該得到協助。目睹兒雖然需要他人的支持,但是需求上有個別差異,故應以一些重要需要為核心作為建構正向支持網絡系統的思考方向。


在這一部份的資料裡,核心基礎是以微觀的兒童需求與巨視的支持網絡系統合併進行共同分析,以期建構出較合理的支持系統。1.母親認為兒童需要從生活細微處經驗安全的生存環境以重建被破壞的安全感

兒童在目睹擔任主要照顧者的父母雙方的暴力關係後,容易讓他們產生世界滿危險、他人不可信任的認知;當目睹暴力時會感到無助、不安全,甚至內化恐懼,導致退縮內疚、自卑,或懷疑自身的能力(蘇建文等1991)。因此,重建目睹兒的安全感可說是建立支持系統的首要任務。

根據本硏究參與母親提出的資料進行分析,重建目睹兒安全感的工作重點如下:

(1)施暴的父親需要接受強制治療改變行為大部分目睹兒或者因

為父母婚姻關係仍持續中,甚至仍與父親同住,和父親相處機會很多。父親暴力行為如果沒有改變,他們的不安全感將持續。在實務上,強制施暴的父親接受治療需要司法系統的協助,不過在受暴婦女接受心理諮商治療協助的同時,只有極少數的法官會判相對人需要接受治療。

「當然對加害人處遇的最大強制力還是從法院來,但是我們被害人必須要主動跟法官提出,否則法官不會判定。因爲爸爸没改變孩子還是會怕」MoTP.26

(2)確保目睹兒學校實料的機密性除家庭外,學校是目睹兒最主

要的生活環境。目睹兒因處於不安全的家庭環境產生身心障礙,硏究參與母親們普遍對學校提供可信任的環境有很深的期待,例如希望學校對學生資料保密,以確保目睹兒的安全。然而,這點雖然重要,卻常被學校的行政系統忽略。


「希望學校對學生的一些資料能夠保密,見得父親有機會得到資料,知道孩子在哪一個學校,到學校找孩子時造成他的恐慌,即使媽媽有保護令也没有用。」MoK2P.43

(3)建構非暴力校園目睹兒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本來就會發展偏差,如果在學校裡不只得不到矯正,還會學到暴力語言和行為的錯誤榜樣,那將更加深目睹兒的情緖障礙。參與硏究的母親希望老師以身作則,盡量避免帶有暴力色彩的語言和行為出現。

「學校有一個國文老師對孩子罵三字經,孩子也會覺得學校怎%麼是這種態度,可能就走到偏差的地方去了 。」<MoTP.9

(4)淨化媒體的暴力內容許多母親認為媒體及廣吿暴露太多暴力的內容,兒童容易跟著學習所以建議媒體的暴力內容應受到限制與管理。在幫助目睹兒上,更積極的媒體作為還應該加強保護婦女和兒童權益的宣導,協助建立適合兒童生存的安全環境。

「新聞媒體的影響太大,媒體整個渲染,小孩子的辨識能力還不健全,我覺得會有影響。社會的宣傳影響很大,動不動有壓力就自殺,媒體只説不要自殺,可是他没有告訴人説爲什麼不要自殺, 有什麼解決之道,不知道情緖可以有哪些管道發洩。」MoTP. 22

有硏究文獻提出建議指出,目睹兒需要社會的支持力量包括感情的支持、建議、友誼,以及實質的幫助來回應家庭暴力事件;更需要社會支持的力量協助他們從目睹暴力的長期影響中逐漸復原Thom-spon 1995)

而本硏究根據母親提出的資料分析,更進一步提出更具體的協助建立包括近(微視)、中(中距)、遠(巨觀)三部分的目睹兒生存安全環境建議架構。微視的部分是父親暴力行為的改變;中距的部分為


學校保護目睹兒安全的責任,及建立無暴力校園;巨觀的部分為媒體

配合善用影響力,發揮對社會的正面效應。

2.母親認為兒童有被理解的需求,伹大部分大人並不懂

Groves (2002)曾經從臨床實務中整理出協助目睹兒最重要的基本原則包括能夠讓他們感受到協助者的尊重、重視並在乎他們的經驗,且提供滋養性的照料等。但儘管專業上對目睹兒的情感需求有相當的了解,可是一般人卻缺乏同等的認知,包括目睹兒的主要家庭照顧者以及學校師長都需要再學習,以增加理解兒童的能力。

(1)       母親認知到需要增加理解兒童的能力:被理解與被接納是目睹
兒建立自尊的基礎,當母親處在增強同理目睹兒心情,以及如何回應
其需要的能力的過程時,目睹兒的創傷在此同時等於也開始被治療。
此外,參與的母親也認為學校以及心理諮商的協助對本身和兒童都很
有幫助。

「我覺得需要上的課程是關於親子之間的關係,怎麼去了解小孩子,爲什麼小孩子有這樣的情緖、這樣的反應?他在學校受到什麼挫折,他在團體裡面,跟別人互動是什麼樣子?」MoK2P.38「政府可以安排兒童心理輔導的課,讓小朋友去接受心理輔導,因爲我們没有這樣的專業,但是如果結合醫院或是兒童心理醫生, 希望藉由專業的醫生來幫助我們暸解孩子,到底對他們影響的層次在哪裡,我們該怎麼幫助小孩子。」MoTP.17從受暴母親的經驗認知裡可以發現,由於目睹兒可能有許多情緖及行為上的反應是母親們所不瞭解或不可預知,所以常常不知如何回應。許多母親都很需要在專業人員的協助下,被教導如何協助自己的小孩,以及學習相關親職教育的課程。

(2)      受暴母親和目睹兒都應該接受心理詰商治療許多母親都覺知


到只讓孩子接受心理諮商是不夠的,母子必須同時進入諮商系統接受協助。由於大部分受暴母親仍為目睹兒的主要照顧者,雙方共處時間很長,母親若處於婚暴創傷中,受暴經驗認知沒有改變,反而會影響照顧能力而傷害孩子。因此,受暴母親也需要接受心理諮商協助自我成長,除了學習穩定的情緖、重獲安全感,重新具有處理受傷害經驗的能力,不會將所照料的孩童當作情緖的出口外,也可以探索原生家庭經驗,以及自己經歷婚姻暴力的影響。

「我覺得大人方面還是需要有一些課程,如果説大人自己有成熟、成長的話,其實她可以間接的去影響到自己的孩子,其實對小孩子的影響都蠻重要的。」Mok2P.38

「我覺得原生家庭的探討,上過課以後,我會更清楚説,我們爲什麼在婚姻裡面會碰到這樣的一個模式,原來我們的原生家庭對我們的影響,包括對方的原生家庭對他的影響,造成我們兩個結合在一起,會變成什麼樣,其實都有連接。」MoK2P.38> 通常,施暴父親的施虐行為會造成受暴母親親權瓦解;尤有甚者,部分施父親會在目睹兒面前嘲笑或辱罵其母,故意摧毀母親權威。通常婚暴事件暫時結束後,目睹兒將察覺母親的震驚、沮喪和退縮, 並且認知到母親是被踐踏(被壓迫)的,進而改變對母親的觀感(Pick-eving et al. 1993)。這時候,受暴母親需要透過接受針對性的自我成長、自我探索及情緖管理課程以減少傷害,並透過本身改變,重新獲得作為有效能母親的能力,以回應兒童的需求,協助他們成長。

(3)學校老師應參加瞭解目睹兒及其家庭的訓練課程由於對於目睹兒身心狀況的不了解,目睹兒在學校中一些特殊行為可能引起排斥,被認為是麻煩。許多母親認為,校長及老師均應參加訓練課程, 以增加對目睹兒及其家庭的瞭解與同理心。在台灣,學校對於目睹婚


暴議題的關注是這兩年才開始的,筆者在針對該議題組織訓練學校老師的過程中發現,老師對目睹兒突發的情緖與行為有和受暴母親不知如何反應的相同困難,所以此類課程確有其必要性及迫切性。然而, 大多數處於應該幫助目睹兒第一線的教師雖然可以認知到接受訓練的重要性,但實際上,管理教育的行政系統卻未必能真正了解和及時反應此需求。例如因為目前只有從事家暴服務實務工作的社福單位才比較了解目睹兒議題的實況,可以了解急需具備相關知能的老師協助工作的迫切,所以在某些縣巿,教師訓練費用是使用社福單位、而非教育單位的經費來執行的。

「除了功課以外,可以私:底下去多找學生聊,聊一些他的家庭問題,去暸解那個小孩子,比在功課上暸解他還來得好,如果說, 老師發現到這個小孩子怪怪的,他疏忽他,不去暸解他,那小孩子就没有談的對象。」MoK2P.43>

「好像有些導師他不能夠暸解每個孩子的個別差異,甚至有些導師好像很不能同理一些特殊家庭處遇,我認爲老師應該接受這些相關的基礎訓練。」MoTP.17>

想讓目睹兒走出父母婚暴陰影,必須有全方位的協助。在本硏究焦點團體中大部分參與母親都了解社福單位給予他們及心靈受創的孩子兒童很多有效的協助,但是這還不夠全面。多數目睹兒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學校裡,如果校方可以加入協助體系,對於滿足目睹兒心理上需要支持、肯定與關心的需求就更容易達到了 。

「老師應該有做親職敎育的資源••••••,可以和母親一起討論兒童的

狀況,以及如何增進和孩子的關係。」MoTP.13

「每個學生都希望能夠得到老師的肯定,老師的鼓勵對孩子的影響

眞的很大。」MoTP.13 -


如前所述,目睹兒在父母婚暴的壓力之下有許多複雜的情緖及行為的反應,若主要照顧者及老師可以同理他們說不出的壓力,壓力也就不會因不被暸解而繼續增加。從本硏究資料的呈現中可以發現,母親對學校師長可以和她們一起關心,並同理子女因身處特殊家庭可能會有的狀況有很高的期待。正如文獻指出的,減輕兒童暴露在壓力情境下的兩種潛在方式,除了家庭的支持,就是來自於家庭外的同儕或其他成人的支持Cowen and Work 1988),兩者孰輕孰重要視時機而定。部分硏究的結果顯示,儘管母親是對孩子支持的重要來源,但有時候卻會給他們壓力感Cowen and Work 1988; Sandler et al. 1989)

Groves (2002)曾經從臨床實務中整理出協助目睹兒的另一個原則是「讓目睹兒淸楚知道可以去談自己所經驗到,以及所看到的暴力情況」。但是,如果沒有其他協助系統資源介入,目睹兒就很難在家庭外找到更合適的對象去「談」自己的經歷。因此,這就突顯來自於住家或學校等鄰近社區的支持的重要性,他們可以提供避開家庭壓力環境的關心與傾聽,將讓目睹兒可以安心談論家中暴力事件,成為其重要心理支柱。

3.母親認為兒童要再經驗及再學習非暴力人際關係

學習非暴力人際關係及處理衝突的方式包括人際交往技巧、對當下情境的詮釋認知,以及行為人當下的情緖狀態等。雖然本硏究在以

下分析分為人際關係、使用暴力的認知、受創的情緖等三部分做敘述, 但由於目睹兒情緖受創的同時,對於人際關係中暴力的詮釋也產生變化,自然反應在人際交往及處理衝突的行為上,因此三者其實是一個理解的整體。

以下是硏究參與母親在幫助子女建立非暴力人際關係問題上所認


知到需要的協助:

(1)義工對的協助不只可以給單親母親喘息的機會,也讓目睹兒可以經驗更豐富的非暴力生活。

「比如説大專生帶動孩子,敎他們一些人際技能,或是玩一些遊戲,同時也可以讓小孩子發洩裡面的情緖,讓他們有不同的生活經驗。」MoK2P.19>

(2)學校應教導非暴力的人際關係及處理衝突的方式。

「好像台灣男人的觀念比較倾向可以用暴力解決問題,孩子常常接

觸這樣的環境,意識裡就會存在這種觀念,學校在兩性人際關係

方面的敎導很重要。」MoTP.64 母親認為兒童需要再學習對使用暴力的認知

在目睹婚暴經驗的影響下,經由社會學習,目睹兒從父母身上所接受的訊息可能是:暴力是可以被接受的、是可以用來表達憤怒與壓力的反應,以及控制他人Kalmuss 1984) 1參與本硏究的母親對於目睹兒對暴力使用認知有所偏差的情況十分理解,但是基於家庭力量有限或者情況也不許可的因素,希望學校教育或其他社會支持系統(如義工)可以承擔協助目睹兒重新經驗及學習非暴力的人際關係的部分工作。

(1)學校可以安排心理輔導課程減少目睹兒的自責。

「有些人會因爲他們是單親家庭或社經地位不好而對他們下判斷,所以我覺得要慢慢跟小朋友做輔導,而且要從小就開始,不然到時候他眞的經歷到類似的婚姻的時候,他心理又會自責,覺得是自己的背景造成婚姻的不幸。」MoTP.16

 

 

1轉引自陳怡如2003,頁10


(2)學校教授性別平等教育、管理情緒等預防教育課程,教導如何以非暴力的方式處理情緒及衝突。

「應該從他們的敎育,針對兩性的課程從小敎育,去敎導男性不是只有以暴力的方式解決問題,同時也應提升女性自主的意識。」(MoT, P.21>

「發洩的方式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學,情緖的管理還有解決事情及壓力的方式,從小就敎育他,讓他有適當的方式,不會用暴力的方式。」MoT, P.22>

目睹兒在日常生活中有許多母親們擔心的暴力攻擊行為,如前所析,這些暴力行為的表現方式和目的原因很多。為了協助目睹兒克服這些成長中的負向影響因素,教育與輔導系統的介入是很重要的,可以和母親一起幫助目睹兒理解婚暴的影響,並協助他們學習合宜的表達自己及處理衝突的方式。5.母親認為兒童受創的情緖有被長期治療的需求

(1)目睹兒心理詰商治療的效果已經被普遍接受,但是許多母親認為目睹兒所受到的傷害不是只接受目前普遍的十二次詰商即可完全復原,故應有彈性增加次數的可能,給接受治療的孩子較完整的心理重建療程。

「孩子做遊戲治療有效果,但是效果出來,治療就要停止了 ,我覺得應該要做久一點,成效才會好,希望在這方面是政府能夠用多點資金過來。」MoKlP.2>

「一般都是12次,那其實所有的諮商老師都説12次不夠,我覺得最起碼要持續做一兩年,像這種從小在這種環境下的孩子,做12 次根本就只有一點點成效,可是之後没有繼續做,他還是會回復到以前的樣子。」MoKlP.3


(2)除個別詰商外,母親也希望安排親子或家庭的詰商以深入了解孩子的感受與想法,在協助過程中方可對症下藥。

「經由諮商,我知道這樣一個狀況是可以全家一起來的,像這樣子全家一起藉這樣的機會把心事談出來,之前我女兒一直没有辦法把她内心的事很完全地講出來,也是藉由這樣的一個機會,她才能做眞實的表達。」MoKlP.5

「我知道如果説要強制我跟我先生去上課,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希望由政府這邊強制,通知我們我的孩子有問題,要進一步探討家庭的狀況。」<MoK2, P.43>

(3) 在父親施暴的婚暴情沉下,有些目睹兒仍與父親而非母親同住,他們幾乎沒有機會被父親允許接受心理詰商,這樣的情沉應該由公權力介入改變。

「本來有排小孩子的諮商,就是我跟小孩一起。但是又牽扯到監護權的問題,我先生不肯把孩子帶出來。」MoKlP.32

(4)少數目睹兒因精神疾病症狀進入精神醫療糸統治療,精神醫療系統應考慮給予長期協助。

「之前有安排老師跟孩子諮商嘛,又因爲目前我的兒子跟女兒有憂鬱症,有安排他們在醫院裡面,可是那麼小的小孩子就有憂鬱症, 到以後他們長大的過程,不知道還要治療多久。」MoK2P.38綜合以上的論述,目睹兒經驗目睹婚暴後,情緖發展遭受很大的傷害,他們需要以下系統和作為的共同協助:一是母親、學校和社會合作提供兒童安全的生存環境;二是穩定的母親情緖,讓她可以更有能力理解及處理兒童的創傷反應;三是母親、學校、諮商與精神醫療系統共同協助兒童復原受創的情緖、詮釋暴力的認知,進而學習非暴力的人際技巧。就治療的歷程而言,初期的治療著重在情緖教育、增


加兒童的掌控感、適應新生活、讓兒童經驗到被尊重、人際溝通的正向經驗;中期的治療著重於:處理創傷經驗及其情緖、做正向思考的練習、協助處理家庭壓力以減少孤單感、練習非暴力的表達自己;後期的重點則是重建兒童正向的自我概念,有能力重新詮釋家庭暴力的經驗(洪素珍2003)。而短期的治療實難使此複雜的歷程達成,故母親期待較長期的治療是必須的。

 

五、結論與對目睹婚暴兒童輔導工作之提醒

 

在台灣的文化環境裡,母親是兒童的主要照顧者,對於子女的需要最為敏感。因此,本硏究以曾經遭受婚暴,並於婚暴期間育有子女的婦女作為焦點團體法硏究的參與者。經由團體討論擷取其照顧目睹兒經驗所產生的相關內隱知識資料,然後編成符碼資料,以紮根法進行分析解碼,得出本硏究所需對母親對於目睹婚姻暴力兒童需求之理解的結論。

雖然有硏究也曾提及目睹兒在父母婚暴經驗中會受到情緖創傷, 但是實務上對於目睹兒的心理諮商幾乎還是著重在認知上的治療,認為只要經過短期療程,就可以產生效果。然而,本硏究從主要照顧者的認知經驗資料分析發現,流行於當前對目睹兒只需提供短期認知治療的做法有很大的偏差。他們不僅在認知上遭受創傷,情緖創傷也很嚴重;而且創傷的影響層面和時期極長,所以建議應該接受長期的、而非短期的治療。

而且,協助目睹兒的復原的需求不單是靠社福單位和諮商機構就能夠完整支援的,包括家庭、學校、社區和社福及醫療機構,甚至媒體和司法系統在這個議題中都有其可發揮的功能,以及必須扮演的角


色。這些資源應該加以系統整合,協助建立支持目睹兒生存和復原的安全環境。

以下的幾點是支持以上結論的主要論點:

1.  目睹兒的情緖、對暴力的詮釋及反應行為交互作用影響人際關係

婚姻暴力對目睹兒的影響不只於當下生理及情緖反應,還會有因恐懼與沒有安全感的情緖和對安全議題的詮釋之交互作用下所產生的行為反應、憤怒情緖與攻擊反應的連結、壓抑與隔離自己的感覺、早熟的思想與反應等。

多數目睹兒不只有一種類型的反應,而是各種類型的組合,而不論哪一型都會直接影響人際關係,其內在動力與外顯行為的複雜性也因此而來。有鑒於目睹兒創傷的長期性和複雜性,社會上有更多的資源可以結合加以協助是必需的。而基於家庭暴力已納入公領域的關懷事件的緣故,協助目睹兒的資源也應從其生存的社會脈絡系統提供, 包括家庭、學校、社區和社福及醫療機構,甚至媒體和司法系統等都處於此脈絡的一環。

2.  目睹兒需要在安全的環境中被治療

目睹兒在經驗目睹婚暴之後的主要需要為:一、母親、學校和社會合作提供安全的生存環境。重點包括改變父親暴力行為、穩定受暴母親情緖;學校對目睹兒的理解接納、建立無暴力的校園;以及媒體的支持。二 、提升情緖的穩定,增加理解目睹兒及處理其創傷反應的能力。三、母親、學校、諮商與精神醫療系統共同協助兒童復原受創的情緖、詮釋暴力的認知,進而學習非暴力的人際技巧。

綜合目前的硏究,目睹兒心理治療計畫有五大目標:一、建立自尊;二、創傷經驗與情緖的處理;三、發展解決衝突策略的安全技巧; 四、人際關係的改善;五、改變有關暴力和家庭暴力的態度(洪素珍


2003)。但大部分的計畫都是著重在學習非暴力的行為模式,計畫的理論基礎多為社會學習與認知行為理論,對於兒童因目睹暴力而來的情緖創傷,例如恐懼、安全感的失落並沒有太多的著墨(洪素珍2003), 這些卻是母親們所看中的,故兒童服務重點應著重情緖創傷的治療。從以上有關目睹兒復原的需求和目標來看,涉及的是從近到遠是各種因素和條件,不單是個體改變,還包括更複雜的社會價値觀重塑, 允為社會資源整合的長期過程。

3.  以目睹兒為服務的主體,發展多元服務方案

過往的服務方案常是為了協助母親,為使受暴婦女更專注的參與心理諮商團體,於是也提供兒童的平行團體,讓母親無後顧之憂(洪素珍2003),但從目睹兒主要照顧者母親的觀點來看,多元的服務方案內容和形式應以兒童本身的需求為主體,其內容則包含:目睹兒應接受較長期的諮商或治療以重建受創的心理機制;母親需要被教導協助的相關知識;母親接受心理諮商處理創傷,以避免把孩子當作情緖出口 ;安排親子或家庭的諮商,增加母親對孩子需求的了解。

基於以上多元的服務方案的內容和形式可以了解到,經歷家暴的婦女及目睹兒的關係是密切的,他們的復原歷程彼此影響互動,應有長期和多元角度的諮商服務。

此外,若目睹兒被界定於預防及處遇家暴的一環,此族群的數量必然是眾多可觀的,基於其需求所涉及社會脈絡不僅止於家庭的因素,所以應有跨專業的合作,包括教育機構發揮預防教育功能;醫療機構建立對於包括受暴孕婦、幼兒特殊生理狀況的敏感警覺性,協助及早篩檢出需要被協助的(或可能需要被協助的)家庭及目睹兒。

4.  從目睹兒的處遇到解構社會的暴力文化

從母親觀點分析,社會對於目睹婚暴的協助重點應該如下:一、


了解社會福利協助的資源所在;二 、義工提供協助;三、施暴父親接受強制治療;四、教育兒童學習非暴力處事方式;五、媒體減少暴力內容。 .

處理目睹婚暴的工作層次是多元的,最基本的是協助目睹兒個體,以及協助其家庭穩定(例如協助母親)等。而以鉅視層面觀之, 處理目睹婚暴工作也涉及改變社會對暴力文化的容忍,解構社會價値觀,唯有建立一個少暴力的社會,暴力家庭也才會減少,受目睹婚姻暴力之害的孩子也才能漸趨消失。

保障婦女與兒童的權益是比較新興的議題,所以必須透過社會教育來教導大眾對此有正確認識,並具備相關常識。這除了協助目睹兒個體、家庭,並解構社會暴力文化外;對建立社會支持網絡,增加協助的社會資源將產生積極的作用。5.擴展對目睹婚姻暴力的預防與瞭解

針對目睹婚暴議題處理的方向性,不論過往文獻Barrera 1986; Graham-Bermann 2002; Maidman 1984),或者本硏究的資料分析所得,均建議向兩個方向擴大:第一個方向是將關懷兒童的年紀向下擴展,從對受孕的婚暴婦女,和幼兒健康、發育狀況的篩檢,到幼兒教育場所的關懷等工作的教育及落實,均可及早預防目睹婚姻暴力對兒童造成傷害。另一的方向則是將目睹婚暴兒童議題的硏究對象擴展至成人,即對童年期目睹婚暴的成人進行硏究,希望藉由他們的經驗資料豐富目睹婚暴影響層面的理解範疇,並深入追究分析其轉換因素及復原因子等相關條件。

從防治實務和硏究兩個方向擴展幅度的寬廣,足以顯示本議題涉及層面的廣闊性,仍有許多値得深入的硏究了解的部分等待被發掘。


參考文獻

 

沈慶鴻

2001   〈由代間傳遞的觀點探索婚姻暴力對目睹兒童的影響〉,《中華心理衛生學干IJ2: 65-86

洪素珍

2003   〈家庭暴力目睹兒童處遇模式之探討——以兒童需求為導向〉,《內政部委託硏究報吿》。

胡幼慧

1996   〈焦點團體法〉。收錄於胡幼慧主編《質性硏究:理論、方法及本土女性硏究實例》,頁223 。台北:巨流圖書公司。

胡美齡

1998   〈婚姻暴力受虐婦女主觀知覺其親子關係之分析硏究〉,《彰化師範大學輔導系硏究所碩士論文》。

莊靜宜

2003   〈目睹兒童主觀知覺婚姻暴力行為與受暴母親之親子關係硏究〉,《靜宜大學青少年兒童福利系硏究所碩士論文》。

陳卉瑩

2003   〈兒童時期目睹婚姻暴力經驗歷程之硏究〉,《文化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硏究所碩士論文》。

陳怡如

2003   〈婚姻暴力目睹兒童處遇工作之初探     個體制外的觀察與反省〉,《輔仁

大學社會工作硏究所碩士論文》。

黃群芳

2003   〈他(她)是怎麼看?怎麼想?談婚姻暴力目睹子女眼中的暴力家庭〉,《台灣大學社會工作硏究所碩士論文》。蘇建文、程小危、柯華葳、林美珍、吳敏而、幸曼玲、陳李綢、林惠雅、陳淑美

1990《發展心理學》。台北:心理出版社。Bickman, Leonard

1998   Handbook of Applied Social Research Methods. Thousand Oaks, CA: SAGE Publications. Cowen, E. and W. Work

1988   Resilient children, Psychological wellness, and primary preven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Community Psychological, 16591—607. Denzin, Norman K.

2000《解釋性互動論》,(張君玫譯),台北:弘智文化。Diener, Edward

1978   Ethics in Social and Behavioral Research.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Edleson, J. L.

1999   "Children's Witnessing of Adult Domestic Violence."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14(8): 839-870. Fantuzzo, J.W.L.M. DePaola, L. Lambert, T. Martino, G. Anderson, and S. Sutton

1991 "Effects of Interparental Violence on the Psychological Adjustment and Competencies of Young Children." J Consult Clin Psychol. 59: 258-265.

Fisher, D.

1999 "Preventing Childhood Trauma Resulting from Exposure to Domestic Violence." Preventing School Failure 44(1): 25-28.

Gove, TJ.

1995   Report of the Gove Inquiry into Child Protection in British Columbia: Volume I, Matthew's Story. Victoria, BC: British Columbia Ministry of Community and Social Services. Graham-Bermann, S.A.and A.A. Levendosky

1998   "Traumatic Stress Symptoms in Children of Battered Women."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13(1): 111-128.

Hughes, H. M.

1988   "Psychological & Behavioral Correlates of Family Violence in Child Witnesses & Victims." Am J Orthopsychiatry 18: 77-90. Jaffe, P.D.A. Wolfe, and S. Wilson

1990 Children of Battered Women. Newbury Park, CA: SAGE Publications. Jeffrey, L. E.

1999   "Children's Witnessing of Adult Domestic Violence."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14(8): 839-870.

Kitzinger, Jenny

1999 Developing Focus Group Research: Politics, Theory and Practice. Lon­don; Thousand Oaks, Calif.: SAGE Publications.


Lemmey, D.J. McFarlane, and P. Willson

2001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Mothers' Perspectives of Effects on Their Children." MCN Am J Matern Child Nurs 26(2): 98-103. Margolin, G. G.and B. Elana

2000   "The Effects of Family and Community Violence on Children."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1: 445-479. McClosey, L. A.and M. A. Walker

2000 "Posttraumatic Stress in Children Exposed to Family Violence and Single-Event Trauma." J Am Acad Child Adolesc Psychiatry 39(1): 108-115.

McGee, C.

2000 Childhood Experiences of Domestic Violence. London: Jessica Kingsley. McLeod, J.

1994   Doing Counselling Research. London: SAGE Publications. Moustakas, C.

1994   Phenomenological Research Methods. London: SAGE. Pickering, R.D. SykesL. Narozniak, J. Pritchard, M. Meyer, R. Brown, B. Buck, E. Digiondomenico, and J. Tee

1993   Report of the Children Witnessing Wife Assualt Working Group. Hamilton, Ontario: Association of Agencies for Treatment and Devel­opment. Pidgeon, N.and K. Henwood

1996   Grounded Theory: Theoretical Background, Handbook of Qualitative Research Methods—for Psychology and the Social Sciences, ed. IN J. T. E. Richardson, BPS Books. Rosenbaum Aand K.D. O'Leary

1981   "Children: The Unintended Victims of Marital Violence." Am J Orthopsychiatry 51: 692-699. Sandler, I" P. Miller, J. Short, and S. Wolchick

1989   Social Support as Protective Factor for Children in Stress. Children's Social Networks and Social Supports, ed. In D. Belle. New York: Wiley. Song, Li-yu., M.L Singer, and T. M. Anglin

1998 Violence Exposure and Emotional Trauma as Contributors to Adoles­cents' Violent Behaviors. Arch Pediatr Adolesc Med 152(6): 531-536.


Stewart, D.W. and P.N. Shamdasani

1990   Focus Groups: Theory and Practices. Newbury Park, CA: SAGE. Straus, MA, RJ. Gelles, and S. Steinmetz

1980   Behind Closed Doors. New York, NY: Anchor Press. Strauss, A. and J. Corbin

1990    Basics of Qualitative Research. Newbury Park, CA: SAGE.

1998   Basics of Qualitative Research (2 ed.) Newbury Park, CA: SAGE. Strauss, Anselm and Corbin, Juliet

2001《紮根理論硏究方法》,(吳芝儀•廖梅花譯),台北:濤石。Thompson, R.

1995   Preventing Child Maltreatment Through Social Support: A Critical Analysis. Thousand Oaks, CA: SAGE. Turnbull, H.R. (ed.)

1977   Consent Handbook, American Association on Mental Deficiency. Leg­islative and Social Issues Committee. Washington: American Associa­tion on Mental Deficiency. Veenema, T. G.

2001   "Children's Exposure to Community Violence." J Nurs Scholarsh 33(2): 167-173. Watkins, C. Edward

1991    Research in Counseling. Hillsdale, N.J.: L. Erlbaum Associates. Wolfe, D. A. and B. Korsch

1994 "Commissioned Papers: Witnessing Domestic Violence During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Implication for Pediatric Practice." Pediatrics 94(4): 594-599.


母親對目睹婚姻暴力兒童需求之理解:焦點團體與紮根理論之應用167 附錄一、給主要照顧者的一封信

 

親愛的家長您好,

我是洪素珍,在高師大教書。今年,我接受內政部的委託進行一份研究,主要是希望瞭解兒童在看到家庭中父母親的強烈衝突後,對兒童的正負影響是什麼以及家長希望政府如何協助自己的小孩。為了使這份研究更有實用效果,想請您協助和其他的家長一起參與團體討論(將您對自己孩子因看到夫妻的衝突而對他/她產生的影響之觀察在團體中討論),另外也希望您可以在團體討論中告訴我們,您認為政府應如何協助您的孩子在未來的日子中成長得更順利。

我瞭解要討論這些問題在心情上可能是沈重的,所以,我不會強迫您一定要說些什麼只要就您想談的部分來討論。在討論過程中,您若不想參與,也可以隨時離開。

團體討論約進行兩小時,研究經費中亦提供了非常微薄的車馬費(250元),希望您笑納。

為了讓政府有更明確的訊息瞭解到兒童的需要,以制訂合宜的服務方針,我們很需要您的協助,若您真的無法參與團體討論, 我也可以瞭解這其中的難處。

最後致上我們的謝意和敬意以及深深的祝福。


附錄二 、兒童照顧者之焦點團體訪談

 

一、婚姻衝突中,照顧者所觀察到的兒童的反應是什麼?兒童的反應

是否因婚姻的過程而有所不同? 二 、照顧者觀察到婚姻衝突,對兒童的影響是什麼?

三、 照顧者希望兒童得到哪些協助?由哪些單位來執行?

四、 兒童已曾接受過哪些協助?由哪些單位來執行?



[1]   Graduate Institute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and Counseling, Tamkang University

Calendar

« October 2020»
MonTueWedThuFriSatSun
   01020304
050607080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cron web_use_log